今天

新加坡模式的双元性:外围国际经济

03/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在现有的新加坡文献里鲜有学者提起,新加坡经济体系的双元特性。针对新加坡模式的双元性进行分析的文献应该是于2005年出版的《新加坡的政治经济:个案研究市场经济里的社会成本》;作者是Chan Heng Kong。

新加坡的传统主流经济系统,是原自1819年开埠时的,西方资本主导的国际贸易的持续发展。这是新加坡与世界资本系统接轨的经济活动,也是由重商主义延伸的殖民经济的主要活动。这一个经济体系在新加坡根深蒂固,是新加坡经济的主要命脉。

新加坡的主流经济,是世界资本系统里的一个主要环节。新加坡这一个经济体,是联系与连贯东南亚土产经济与西方生产经济的重要中介贸易桥梁。

东南亚各地生产的农业土产与原料在新加坡集中之后,进行品质上的分类,以及重新包装与定价后,再通过西方的代理商行分销到其他国际市场。同样的,西方生产制成品,也是集中在新加坡之后,再进行必要分类与定价后,再分销到其他东南亚各地的市场。

英国殖民政府在经济上仰赖世界资本系统的支持,对西方国家的商人没有政治与经济上的约束力。因此,西方商人可以在没有代价的情况下,完全不顾殖民政府的政策,甚至于税收政策。积弱的殖民政府对西方商人的约束无能为力,所以形成了市场里的经济自由放任行为。

显然的,新加坡文献所惯用的的传统认知:殖民政府实行自由放任经济政策,是子虚乌有之事。实际的情况应该是,殖民政府对西方商人的,为所欲为的任性行为没有约束能力。

因此,新加坡的所谓自由市场经济,从来就不是一种政策结果,因为殖民政府从来就没有过这样一项经济政策。实际上,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本质,是一间在经济上长期享有贸易垄断特权的,厌恶自由经济思想的英国上市公司。

实质上,新加坡的自由经济市场特性之所以形成,是一个政治上势力悬殊的结果。这最主要的原因是,西方商人可以完全不受殖民政府政策的约束。

新加坡的自由经济市场体系的最终形成,是来自一个政治过程的结果,而不是一项经济政策的结果。换言之,这一个政治经济体系,是一个经济强者的社会行为,可以完全无视于经济弱者的政治约束而形成。

新加坡的外围国际经济是新加坡经济的主要命脉,从新加坡是一个殖民地开始,直到新加坡成为独立共和国都依然如此。新加坡受制于世界资本体系,一方面固然是历史惯性的约束,但在另一方面也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政策选择。

新加坡的外围国际经济的活动不受新加坡政策的约束,享有来去自由的权力。新加坡政府的第二工业革命计划的彻底失败,就是外资可以通过将企业撤走而逼使新加坡政府将高工资政策解除。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