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亚洲国际航空展

13/02/08

作者:- 日期: 13-2-2008来源: http://news.carnoc.com/list/97/97813.html

其他亚洲国家也办航空展览,甚至在新加坡举行了25年的亚洲国际航空展览会(以下简称“亚洲航展”)也移到香港,但新加坡航空展览有限公司(Singapore Airshow & Events Pte Ltd.,以下简称“新加坡航展公司”)董事经理刘世国认为,新加坡航空展览(Singapore Airshow,简称新加坡航展)能成为世界第二重要航空展览,仅次于巴黎航展。

首次举行的新加坡航展,将于本月19日到24日在新加坡樟宜海岸路支路航空园路(Aviation Park Road)的樟宜展览中心(Changi Exhibition Centre)举行。

励展博览公司(Reed Exhibition)前年最后一次在新加坡举办亚洲航展后,无法同当局在场地上达致协议而移师香港。新加坡民航局和国防科技局于是合资成立新加坡航展公司,继续举办国际航展。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航展曾是世界三大航展之一。

刘世国说,不沿用设施落后的亚洲航展原址,另在填海地段为新航展建造展场,能使航空业者对长期参展投资有信心。

他上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我们建造符合展商需求的设施,让新航展与众不同。展场的三大部分:展厅、飞机展坪(apron)和展商宾舍(chalet)互相毗邻,展商可让客户从宾舍看到机坪上的飞机,也可轻易来往展厅,加强行政工作。

“我相信新设施能使新航展比2000年和2002年亚洲航展更成功。为新设施投资,客户就会对长期计划有信心,也愿意投资。

“航空业行销是一门非常高档生意,商家讲究门面和形象,商人衣冠笔挺,在航展上的布置和设计讲究豪华气派,以赢取客户信心。落后、陈旧的展址无法满足他们对形象建立的要求。

 

“在展场上拥有永久宾舍,对有意在本区发展的长期展商来说很划算,能节省成本。对我们来说,则取得长期参展保证。亚洲航展经营了这么多年,只有两个宾舍。新航展将有4个,我们会再建更多,希望下届2010年时有4个,目标是2016年举办第5届时有10个。已有展商为下届航展而跟我们讨论建造新的宾舍。

“我们的模式是让他们租地自建,长远计划是把地也卖给他们,这样他们就会长期留下来。”

为与会者提供方便

有硬件还不够,刘世国强调:“我们须为展商和访客提供方便,在顾及安全的同时,也让他们出入无阻。我们采用最新科技,如电子入场券和无线射频识别(RFID)技术,缩短安检排队入场时间。

“航展能否举足轻重,也取决于各路群英会聚。我们竭尽所能,力邀卓越的航空业领袖和有实力的买家出席,让他们与同业或潜在客户交流。

“以民航业来说,我们举办航空业领袖峰会,联合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邀请世界顶尖航空公司的主席和总裁,让他们会见各国交通部长和民航局官员,使决策、管制和经营者三方济济一堂,共商未来。这在别的航展绝不可能。此外,各国高层军官与会人数之众多,也是前所未有的。

“论规模,我们是世界第三,但以地位来说,很多展商把我们列为第二,这可从他们的花费数额和重视程度定论。很多展商的主席和总裁亲自出马,他们通常不出席本地区航展。展商的姿态和支持,显示新航展是个重要的国际航展。

“在展商规模方面,我们无法媲美巴黎和伦敦范堡罗(Farnborough)航展,因为英法是制造国,单是国内和地区展商就有300到500家。我们的 本地展商不到10%。但我们有很强的军备采购订单枢纽基础,展商志在本区域市场,而新加坡因为交通便利,成为他们进军本区域的基地。

“很多区域航展只属于‘国内进行’(in-country)规模,只为本国或周围国家市场服务。我们的客户把我们定位为国际航展,因为我们不只懂得促销展场,也确保能吸引买家,对国际买家了如指掌。只要我们能吸引名副其实的买家和潜在买家,国际大展商就会接踵而来。”

航展活动复杂吸引我挑战难度

“我并非飞行员出身,也非飞机迷,更对军事、武器没兴趣。”

既然如此,新加坡航展公司董事经理刘世国是怎样在亚洲航展和后来的新加坡航展闯出名堂?

“实际上,我是从挑战筹办一个非常复杂活动的角度作为出发点。航展比一般大型活动复杂得多,特技飞行表演、静态展览、展商飞行示范、展览、贵宾礼仪安排和款待、展商记者会的管理,都与一般活动迥然不同,因此在筹办方面充满挑战,这才是吸引我的地方,而不是产品和展览,”

在涉足航展前,他在活动筹办和酒店业工作,后来以承包商身份参与1981年在巴耶利巴机场航站楼举行的首届亚洲航展。“当时展览面积只有1500平方公尺”。

重作冯妇返回航展

刘世国是在10年后加入励展博览公司,隔年开始接触空展的筹办工作,并在1994年出任励展博览新加坡公司的总裁和亚洲航展公司董事经理,开始航展事 业,但他办了5届亚洲航展就离开了这个行业,协助筹办廉价航空公司惠旅航空公司(Valuair),并出任惠旅航空公司执行董事。

他答复记者为何重作冯妇返回航展事业,出任新加坡航展公司董事经理时说:“这主要是受到惠旅航空公司主席林振明所托。当亚洲航展公司无法和政府对新场地达致协议而撤出新加坡后,政府决定另起炉灶以继续举办航展,找上了林先生和我,因为当时有筹办航展经验的人不多,我被林先生说服,承诺只要他继续是新加坡航展公 司主席,我就会协助。”

但他说,其实这是风险很大的尝试,因为“对方已是我们的竞争者,而且我不能聘用相同的一批人,我们必须从零做起。不过,既然我有经验,恭敬不如从命。”

回顾亚洲航展,他说并没有留下很多兴奋的记忆,“第一届也许有一点,首次举办,而且是世人首次可以看到波音747客机的模型机舱。

“印象最深刻的是1998年乘坐美国空军的P3侦察机,从新加坡飞到泰国岸外的安达曼海,降落在那里游弋的独立号航空母舰甲板,同舰长一顿午餐后,飞回新加坡。”

但成功筹办航展确也为他带来成就感,“航展有两个部分:业者交易和公众参观。看到业者见到客户完成交易,以及看到公众载兴而归,那种感觉很不一样。”

经济效益比5000万元多两三倍

新加坡航展能为新加坡带来5000万新加坡元经济效益,但新加坡航展公司董事经理刘世国说,“这只是展商的直接开销,不包括边缘活动的花费。”

“这些直接开销是用在布置展览摊位、客户款待、租用场地等方面,如果把边缘活动的花费算在内,要多两三倍。边缘活动包括航展以外的应酬和会议。”

刘世国说,有500多商家参展,来自42个国家和地区,估计商贸参观者3万多人,其中15000人为外国人,“以每人两天或三天的酒店住宿费、交通费、交际和机票等计算,15000人的花费是一笔大数目。”

询及当前国际经济气候对航展的影响,刘世国不认为本届会受到打击,因为这次的打击力要在6到8个月后见到后果,“希望到2010年情况会好转。尽管人们对本区域经济增长有忧虑,我还是比较乐观,因为我们的旅游业成长强劲,去年增长10%,我相信这个势头会继续,这不只是中国和印度经济增长快,越南和柬埔 寨的经济也很蓬勃。

“另外,亚太地区也会从天空开放中获益不浅,未来两年的成长锐不可当。廉价航空业发展速度惊人,已有300架飞机,到2012年的订单也达到900架。不只是廉价航空公司,国际航空公司也大量订造飞机,还有很多订单还没交货。”

刘世国不认为经济不景会使亚洲国家像1997年金融风暴那样削减国防开支。“未来10年,许多亚洲国家得为陈旧军备更新,它们已从1997年金融风暴不投资国防中吸取教训。军方不只要保家卫国,也得参与像应付大海啸灾难的赈济工作,以及应付恐怖威胁。

“军备更新和采购的生意还是大有机会。尤其是亚太各国的军队装备更新处于不同阶段,此起彼伏,因此航展还是充满商机。”

但航展再也不能局限于“纯粹航空展览”。刘世国说,现代军队都走向三军综合作战方向,例如新加坡,空军和陆军需要强大的作战联系和配合,因此航展必须打陆战装备展览的主意。

“其实,很多国际大展商已在新加坡航展展览陆战器材和概念,但只止于展示能力,未提供武器展览,甚至战车示范表演。也许作为首届航展,我们必须巩固航展地位,专注航空部分。我们需要两三届后才能实现也在航展建造陆展中心,以供陆战武器和战车大显身手的梦想。”

虽然所有航展的对象是国际宇航业者和交易商,但刘世国认为,没有公众参与的航展,并不是成功的航展。

“我们希望吸引公众参与其盛,近距离和亲身体验、摸触各种飞机、武器、宇航器材,激发他们加入宇航业和国防工业的兴趣及志向。因此我们排除万难,积极筹办特技飞行以娱大众。

“新场地更大的空间方便公众参观。其中包括开辟了设有1000多个停车位的停车场,而停车场跟展场隔着大水沟,意味着安检更简单。航空园路有6条车道,长2.6公里,可以疏缓交通。跟以往的航展一样,我们也安排公共汽车来往地铁站和会场。”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