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国学者看新加坡模式

23/08/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模式的本质是一个复杂的政治经济体系。因此,要研究新加坡模式就有必要先了解新加坡政治与经济的发展历史,否则即使是名学者也有可能忽略了,新加坡政治经济的特殊性,从而得出不全面的解读。

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 (Milton Friedman 1912 – 16-11-2006) 认为新加坡是一个典型的自由市场经济。新加坡是一个国际自由贸易港口,没有货币管制,没有对货物征收税务,对外资企业给予最优惠的商务待遇。换言之,弗里德曼把新加坡的优越经济表现,归功于政府的经济自由主义信仰,以及严格与认真执行自由贸易的经济原则。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约翰.肯.加尔布雷斯(John Kenneth Galbraith 1908 – 29-4-2006)认为新加坡是一个典型的政府干预经济体系。新加坡政府立法管制土地,劳工与资本的运用。政府拥有对资源分配的绝对权力。政府也通过影响决定市场价格的变数,来间接影响市场运作以及商业决策。换言之,加尔布雷斯认为新加坡经济的增长表现,是政府政策对经济干预的结果。

芝加哥大学是美国自由主义精神的堡垒,大力提倡自由贸易与市场经济,严厉谴责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哈佛大学是凯恩思经济思想的重镇,质疑市场经济的有效性,强调政府政策对社会稳步发展的重要性。

弗里德曼与加尔布雷斯两人对新加坡经济特性的相背看法,又是谁对谁错?

实际上两人的看法都没有错。关键的问题是,弗里德曼所指的是,新加坡正规主流经济体系里的现实状况,而加尔布雷斯所指的却是,新加坡的本土经济,也就是非主流经济体系里的现实情形。

因此,就新加坡模式而论,弗里德曼与加尔布雷斯两人都是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

这个各中原因,就是新加坡经济在本质上,是由外内围两个个别的经济体系共同组成。这外内围双元经济体系分别为,由西方资本世界主导的外围国际经济,以及由本地资本领导的内围本土经济。

新加坡政府对由国际资本世界控制的外围经济,即没有政治意愿,也更没有资本能力对市场进行干预。显然的,新加坡政府对这一经济体系的市场运作,是没有能力进行有效的干预。所以诚如弗里德曼所言,新加坡鼓励自由贸易,没有对外来投资的经济活动进行干预。从这一层面来了解,新加坡的经济政策符合自由市场经济的模式。

新加坡政府的干预本性,在内围的本土经济领域里一一展现无疑。诚如加尔布雷斯所言,新加坡政府立法管制土地,劳工与资本,拥有对资源分配的绝对权力,通过影响决定市场价格的变数,来干预市场运作以及商业决策。从这一层面来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是政府政策对经济干预的结果。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