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双元性经济

27/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经济体系的内含双元性特征并没有受到学者应有的注意,所以在此之前是一个未被讨论与研究的重要课题。学者一旦忽略了新加坡经济的双元性特征,往往会对新加坡模式作出不全面的分析与评论。

两名美国经济学界的著名学者,就对新加坡模式体出了全然相反的观点。芝加哥大学的自由主义经济派系的弗里德曼,认为新加坡模式是一个典型的自由市场经济。新加坡的经济增长,是得益于严格遵守自由贸易经济的原则。

哈佛大学的凯恩斯理论学派的加尔布雷斯,则认为新加坡模式是一个典型的政府干预经济体系。新加坡的经济成就,是政府政策干预的结果。

弗里德曼的评论所针对的是新加坡的外围国际经济体,而加尔布雷斯的分析所指的却是新加坡的内围本土经济体。显然的,两名经济学者都忽略了,新加坡经济体系的内含双元性特征。

新加坡经济的双元性特征也进一步反映了,新加坡经济制度上的两种不同的法制与非法制架构。新加坡的外围国际经济体,是运作于一个有系统的法制环境之内。新加坡的内围本土经济体,则是建立在非正规体系的华人社会网络环境之内。

新加坡的外围经济里,经济产权受到明文法律的保障。商业是在一个健全的法律制度之下进行交易,各方都按合约内容履行必要的义务与责任。商业纠纷是通过一个系统化的司法程序进行调解。

新加坡的内围经济里,经济产权并没有明文法律的保障,而是通过华人经济体系内的业者自律,以及族群共同抵制违规者的机制,来约束投机取巧的不道德商业行为。因此,华人经济体系,虽然是在一个缺乏法律约束的经济环境运作,但是华人社会网络的架构,还是能够对私有经济产权给予一定的保障。

二战后的政治与经济局势有了根本上的改变。东南亚的华人经济体系,开始走上瓦解与没落的道路,新加坡华人经济也不例外。新加坡在进行工业化的过程中,内围本土经济体的结构也有了基本上的改变。

新加坡政府企业经济兴起,取代了华人经济的角色。原本的非正规制度,也在法律与司法日益完善的进展中,完全为正规制度所取代。换言之,华人社群的传统经济角色已不复存在,而华人经济所仰赖的华人社会网络架构,也不再扮演规范经济行为的角色。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