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经济模式前言

06/08/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模式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政治经济慨念。新加坡模式的庐山真面目,是一个什么样的形体,在学术界里并没有一个共识。学者各抒己见,各个学派从不同的理论基础出发,也提出了对新加坡模式的不同的,甚至于对立的观点。

新加坡文献里边的新加坡模式有林林种种的名堂:资本主义体制,政府指导式资本主义体制,社会民主体制,行政式政府体制,发展经济体制,计划经济体制,非自由民主体制,自由贸易经济体制,政治协商式体制,家长式政府体制,务实式政府体制。这些不一而足的标签,颇有瞎子摸象各说各话的情况。

新加坡政府自认为新加坡,是一个有公平选举制度的,国会民主政治体系,但有人无票的选举制度,即缺乏公平也没有民主。新加坡政府也以自由市场经济为标榜,但是政府的无形之手却是无所不在,社会的日常生活与运作皆在政府的掌握之中。因此,表里不一的表象与实质,颇有指鹿为马之嫌。

新加坡学派认为新加坡经济模式,是一个成功经验,足以为其他发展中经济的模范,甚至于为工业国家的政策学习对象。新加坡学派里充斥了,这种夜郎自大与沾沾自喜的暴发户心态。新加坡模式是否确实有如此的高经济效率,是有待商榷的。

新加坡模式之所以很难定义,是因为新加坡在本质上,确实是一个多元多面的政治经济体系。新加坡模式之趋向复杂化也根基于,人民行动党与新加坡政府的刻意经营,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仅有外表而无实质的制度假象。

要解读新加坡模式,有必要先从新加坡的发展历史着手,因为当代的制度是前时段历史的沿袭。换言之,今天的时事务必要从昨天的历史 去了解,因为事件的发展其来必有因,忽略了事件因果关系,就无从清澈明了今天时事的来龙去脉,与个中缘由。

要解读新加坡模式,不能够仅仅从政府文告中认知,因为政策的官方告白,与政策的实际目的,以及政策的实质结果之间,往往会有很大的落差。尽信书不如无书,尤其是官字两个口的特权,官方告白中何者为真假,何者为虚实是颇难分辨明白的。

要解读新加坡模式,先必须了解事项的演化进展,掌握在政策施行的过程中,出现参与社会交易的有关各方的关系,以及彼此之间利害增减变化的情况。换言之,从政策的施行,到政策对资源重新分配的结果,这一实际演化过程中,政策的真正目的往往就可以一目了然。

新加坡模式中的自由经济体系,是一个实际的现实。同样的,新加坡模式中的政府积极干预,也是一个真实的情况。因此,要探讨新加坡模式就得先充分解释,这一个体系内自相矛盾的政治经济现象。

在这些文献中,一名新加坡学者提出了一个崭新的理论,把新加坡模式定义为土匪经济模式以解释,新加坡真实经济体系内的自由经济的激励性,以及政府积极干预性的共存现象。换言之,在新加坡体系内,政府具有土匪的政治暴力心态与经济掠夺行为,而社会则具有的政治奴隶心态与经济受剥削行为。

新加坡模式具有制度僵化隐忧,不是一个健康的政治经济模式,不足于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模范。新加坡模式缺乏渐进式的社会调整机制,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这是因为一个社会一旦缺乏了渐进式的调整机制,就会引来断层式的社会革命运动,借以推翻现有的政府,从而改变社会的现有制度。

新加坡模式的长期一党专政也会带来,利益分配集团的纷纷出现。在亚洲的常见利益分配集团现象,也就是所谓的朋党经济现象。新加坡模式里的国家财富资源管理,严重缺乏透明度,为利益分配集团提供最佳的土匪性掠夺财富的机会。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百年基业的英国霸菱银行,就是在一夜之间毁于一个年青人的贪婪意愿上。新加坡共和国的最大隐忧,也是国家财富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美国政治学教授韩丁顿对新加坡政治未来的判断是‘人亡政息’。新加坡土匪经济模式从新加坡制度的隐忧来分析,所得到的结论却是‘党息国亡’。新加坡的最坏政治状况是,一个经济破产的新加坡将会被临近的国家接管,新加坡人将再次沦为另一个宗主国的二等社民,而不再是一个国家的国民。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