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严崇涛谈新加坡经济发展经验

23/06/08

作者: – 日期: 23-6-2008 来源: http://www.yingchengnet.com/2008-06/23/cms637566article.shtml

“中国目前的发展正处于十分有利的阶段,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能和中国竞争。但中国要尽量吸取日本的教训,才能保持长久的竞争力。”在5月14日进行的讲课中,新加坡退休官员严崇涛不仅以经济理论说明中国的优势,同时给年轻的中国官员不少忠告。

新加坡的行政官员分政务官和事务官两种。政务官与政党轮替密切相关,由选举中获胜的执政党任命。事务官则超越党派,不因政党轮替而更换,其最高职位为各部的常任秘书。今年71岁的严崇涛属于事务官,他曾长期在新加坡财政部、贸工部、国家发展部、总理公署等部门担任要职,曾出任过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公积金局、建屋发展局、发展银行等重要经济机构的主席,参与了许多新加坡经济政策的决策。严先生1972年担任财政部常任秘书时年仅35岁,是当时新加坡历史上最年轻的常任秘书。到1999年退休时,严先生共担任了27年常任秘书,是新加坡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常任秘书。在他退休时,新加坡政府给他颁发了卓越服务勋章,颁奖的文告这样写道:“严先生的经济和财政政策建议往往融合了智慧和实用性,为新加坡的成功作出了不少贡献。”

退休后的严先生继续关注着新加坡的发展,对国家的经济政策常有独到的见解,在新加坡政界仍保持着一定的影响力。他还被南洋理工大学聘请为客座教授,每年都会抽出一定时间为MPA的学生讲课,以自身对经济学的研究和多年的实践,和学生一起进行经济发展方面的探讨。他这次的讲课主题是:关于中国的发展。

严先生认为,根据各国的经济成本和技术的不同,可以把经济发展划分为四种模式,或称经济发展的四个阶段。首先是低成本、低技术阶段,相当多国家的经济都是从这个阶段起步的,包括新加坡。刚开始的时候工资很低,但技术也很低,主要从事服装、玩具、晶体管收音机组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经历过这个阶段。与之相对应的是高技术、高成本阶段,如美国、日本、西欧等发达国家,就处于这样的发展阶段,他们主要生产高技术产品,如飞机、精密机械等。处于这两种状态之间的,一种是低成本、高技术状态,成本相对较低而技术又相对比较高,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中国目前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因为中国目前的成本比较低,但同时又有一定的技术深度,可以生产许多高技术产品。这种状态是比较有竞争力的,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能够和中国竞争。最糟糕的状态是高成本、低技术状态,这是很危险的。新加坡现在就有这种危险,一方面工资不断上涨,但同时技术又没有很大进步,新加坡正处于十字路口。要避免这种状况出现,办法就是发展服务业,新加坡有发展服务业的优势,比如金融业、教育、医疗等。

“中国有庞大的农业人口,在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同时,对农民进行培训使之成为合格的技工,就可以为工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从而保持低成本。但新加坡不同,新加坡的人口太少,一旦经济发展起来,工资就涨得比较快,所以要保持竞争优势比较难。”严先生希望中国利用农业现代化,发挥人口众多的优势,尽量使自己保持低成本、高技术状态。

尽管中国的发展前景看好,但也不是高枕无忧。在课堂讨论中,严先生在以下几方面给中国提出了忠告:

关于人民币升值。中国目前处于成本相对较低、技术相对较高的阶段,三四十年前日本也处于这样一个阶段,日本的教训在于日元升值,使日本进入了高成本阶段。当初美国政府压日元升值,中国现在也受到美国很大的压力。对人民币升值,政府应采取十分谨慎的态度,搞不好美国就会把中国推入高成本阶段。要吸取日本的教训,货币升值速度要和生产力提高相一致。

关于外汇储备。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对不同的外汇储备应予以区分,如贸易顺差积累的储备、国家财政盈余积累的储备,这些储备是国家可以控制的。还有一些储备,是外商投资形成的,这些资金的主动权在外商手里,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政府难以对这部分外汇储备进行控制,搞不好还会影响经济稳定。所以对外汇储备不能一概而论,要具体分析,才能说外汇储备是不是多了。

关于圈地现象。在中国的招商引进中,不少投资者不是真正的投资者,而是圈地者。他们占住土地后就指望从土地的升值中赚一笔,而不会作真正的投资。这样的引进不利于发展,在这方面新加坡的经验值得借鉴。新加坡在发展裕廊工业区时,借鉴了日本“繁荣共享、痛苦同当”的做法。政府只把土地租给投资者,以30年租期计算土地租金。这样投资者只需交少量租金就可开工建设,减少了他们初期的资金投入。根据土地市场价格的变化,每五年对土地租金作一次调整,但每次租金涨幅不超过50%。这样既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也使政府可以从土地升值中得到好处。通过变卖为租,就可以把圈地者“踢”出去,使宝贵的土地资源得到更好的利用。

关于公积金的使用。新加坡建立了健全的公积金制度,在经济发展比较好的情况下,我们为了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鼓励人们用公积金购买组屋。从二房、三房式的,到四房、五房式的,房子越买越大,到退休的时候发现公积金都买了房子。当初建立公积金是为了养老,在不知不觉中却把这个目标忘记了,使人们的养老成了问题,这是一个教训。所以在房子的问题上不应鼓励人们超前消费,还是应该留较多的钱用于养老。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