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何晶领跑淡马锡

02/11/06

作者: 薛 白 (整理) 日期: 2006年第十一期 来源: 华人世界中国文联出版社 http://www.sh8621.com/hrsj/200611/index5.htm

何晶,“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儿媳,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夫人,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2006年公布的《福布斯》全球最有影响力女性排行榜中,何晶位居第24名。

身为新加坡“第一夫人”,并在商界驰骋多年,事业有成但却为人低调的女人,何晶以其精明干练的风格,获得业内外的认可。然而开始时人们并没有把这个留着短发的优雅女性同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联系在一起。

随着公司行政总裁何晶的上任,和她在一个又一个排行榜上的亮相,淡马锡也开始为人们所熟悉。这个成立于1974年的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 (Temasek Holdings Pte. Ltd.),曾经不为人所知。“Temasek”是新加坡旧名,意为“海边的城市”。作为新加坡最大的国有企业,它拥有500亿美元资产,集团名下控制着新加坡航空公司、新加坡电信、新加坡发展银行乃至世界有名的新加坡动物园等40家企业。

2004年,这家一贯低调的公司,开始大举进攻新加坡之外的亚洲市场,首度公布了在过去30年中所进行的投资。

在她出任CEO后,淡马锡首次公开了年度财报

谈到淡马锡的管理,何晶用了个非常“中国” 的词—无为而治。虽然淡马锡是一个国有企业,但是政府不会对企业的经营决策予以干涉。这种自律的、无为而治的精神,确保淡马锡旗下的企业能够充分地依据正确的经商原则,不断发展壮大。与此同时,淡马锡也开始确立自己作为“积极股东”的管理手法,即不具体插手下属公司的日常运转,而在组建董事会和健全董事会运作机制上入手。何晶说: “这种独特也值得敬佩的控股方式,令新加坡的国有企业在和其他世界各地同类型企业相比时,能够脱颖而出。”

从何晶2002年主持淡马锡开始,公司的治理有了重要改变。她改组了公司的执行委员会,向淡马锡的9人董事会汇报。2004 年10月,何晶公开了淡马锡有史以来的第一份财报。自何晶上任以来,淡马锡旗下所有公开上市公司的股东投资回报率,连续两年均为15%,2003年8月到2004年8月的投资回报率更上升到33%。截至本年度3月,淡马锡投资组合的市值在2005财政年度实现24%的增幅。

这几年,淡马锡日渐高调起来。2004年何晶出任淡马锡CEO后,淡马锡更是突破30年来形成的传统,公开了首份年度报告,向外公开的不仅是财务数据,还有国际化步伐。这家控制着新加坡本土多数国有企业的国有投资公司突然成为亚洲最具“野心”的投资者之一,目前已经控制了1030亿新元 (约合210亿美元) 的资产,成立31年以来,市值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高达18%,派给股东的年平均现金股息也超过7%。

“她是这个职位的最佳人选,她的家庭背景反而可能会成为她工作中的障碍” 大气而自信,有决断力又顾全大局是何晶身上最不女性、却是让其他女性最钦佩的特点。

随着丈夫李显龙就职新加坡总理,何晶头上多了“总理夫人”的光环,政治上的显赫地位似乎让商业上的成绩显得顺理成章。当淡马锡越来越成功的时候,人们也越来越多地提到何晶的身份。但何晶能够受到淡马锡的青睐绝不只是因为她在政治上的地位。

1972年,年仅18岁的何晶获得总统奖学金。在拿到新加坡大学工程一等荣誉学位后赴美,取得了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学硕士学位。此后,在新加坡国防部服务了11年的何晶,于1987年加入新加坡科技公司 (淡马锡的一家未上市的控股公司),因业绩突出而升任该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在她的努力下,该公司顺利转型为一家业务涉及电信、工程、物流和航空业的综合性企业。2002年,何晶顺理成章地被任命为淡马锡执行董事,这一举动引起舆论的渲染和炒作。因为监管淡马锡是时任新加坡财政部长李显龙的工作职责之一。

而此时,为声名所累的何晶在选择沉默的同时,凭着不服输的韧劲顶住压力,在众多质疑声中走马上任,外界人士都禁不住被她的胆识和魄力所折服。面对猜测,淡马锡控股董事长丹那巴南 (Suppiah Dhanabalan) 对当地媒体表示,何晶是这个职位的最佳人选,她的家庭背景反而可能会成为她工作中的障碍,而不是益处。

何晶的好友曾用“尴尬”来形容她当时在淡马锡的角色,但事实是最有说服力的工具,淡马锡的成功发展证明了一切。就任到现在。4年弹指一挥间,当人们再次提到这位“第一夫人”时候,她所具备的信心、战略眼光和管理之道不得不让人对这位女性钦佩有加。回想2002年出任淡马锡执行董事时,何晶说:“朋友都劝我不要接这份工作,因为吃力又不讨好。而且,如果我做不好,不只会损失不少金钱,连另一半 (李显龙) 的名声也会赔进去。”看来何晶对此举的利弊得失看得非常清楚,但是她说:“如果我当时被吓住,就不会接这份工作。”

接手淡马锡时,何晶的思路很明确,新加坡经济的高速成长已成往事,中国和印度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才是亚太经济的“新火车头”。如果新加坡经济仍固守本土,势必失去最佳扩张时机。而淡马锡经过多年积累,总资产达到900亿美元,这对何晶来说, 也是巨大机会,淡马锡完全可以凭借资金优势,进入紧缺资金的国家和地区,分享经济增长成果。

淡马锡未来的投资将集中在亚洲市场和OECD地区

何晶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在未来数年希望淡马锡有三分之一的投资在新加坡,三分之一在亚洲市场,三分之一将投向OECD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地区。而目前公司还有52%左右的投资在本国。在分析人士看来,由于淡马锡旗下公司众多,其完全可以通过这些公司扩大投资组合,不管对方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这种间接的安排,也会让淡马锡获益颇多。

不过对淡马锡来说,尽管这几年海外发展有不错的成绩,但在发展中国家建立顺畅的投资渠道上还需时日。

眼下淡马锡并没有打算放慢脚步,目前手上有数十个海外投资的大项目正处于评估阶段,淡马锡正以锐不可挡的势头提升着它在亚洲的地位。

---

分类题材: 政府企业_stateco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