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马锡参股民生银行

14/12/04

作者:唐韵 日期:2004-12-14 http://www.sanxia.net.cn/news/seeit.asp?news_id=53591

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 (Temasek Holdings, 下称淡马锡) 进入公众的视野,是源于民生银行在11月20日发布的“关于获准吸收新加坡亚洲金融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投资入股的公告”。

该公告称,“中国银行业监管委员会同意中国中煤能源集团公司将持有的本公司236135250股国有法人股 (占总股本的4.55% 转让给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 新加坡亚洲金融控股私人有限公司。” 这则公告意味着淡马锡从此成为民生银行的第七大股东。

联姻淡马锡

今年11月2日,淡马锡度过了它30“岁”的生日,在“生日晚宴”上,淡马锡控股主席丹那巴南这样告诉所有嘉宾:“淡马锡为新加坡GDP带来10%的贡献。”

成立于1974年的淡马锡在新加坡关键行业的众多公司中都有股份,其拥有的上市资产的市值占到新加坡股市总市值的1/3左右。“政府在当年主要涉足重要的工业项目,如钢铁、造船、石油化学等一般商家不愿意承担的高风险项目。淡马锡控股成立的目的,只是把所有的政联公司集中在同一个屋檐下,好让财政部能清楚掌握各家公司的表现,而不是参与这些公司的管理。”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道,“作为一家财政部全资拥有的投资公司,淡马锡的决策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新加坡的经济国策。”

“民生银行渴望淡马锡在金融界的资本网络,而淡马锡则被民生银行的获利和中国银行业的前景打动。”第一证券基金证券分析师腾海涛对《中国经济周刊》解释两位“新人”的“动机”。

民生银行在回答股东提问的公告中也表达了类似的立场:“资本充足率影响了公司贷款业务的增长。发行H股、可转债和国内上市,其实主要目的都一样,补充资本金,有利于民生银行的快速发展… (民生银行) 将继续加大融资力度,积极引进国际战略投资和国际商业银行的管理经验,逐步实行以资本约束和资本管理为核心的经营管理模式,同时也使民生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得到提高。”

在民生银行的公告出来之前,10月底,出席民生银行全国行长会议的民生银行行长董文标就公开谈论过这一收购行为:“引进淡马锡一则可以促进公司发展,譬如公司治理结构、管理等方面,二则与民生的银行业务没有任何冲突,将来淡马锡不可能收购民生,它也不做银行的一般业务。”

看来,二者是“你有情我有意”。值得一提的是,淡马锡收购民生银行部分股权,是中国银行业有史以来,外国资本第一次在中国银行业大张旗鼓地展开收购。

民生股权背后

被称为新加坡“国资委” 的淡马锡控股, 选择投资中国的民营银行,其力量和影响非同小可,这一举动隐含了新加坡什么样的金融国策?

根据淡马锡2004年10月首次公布的财务报表显示,在过去的30年里,淡马锡的投资收益率最高曾达到38%。然而,最近10年,投资回报率已跌至3%。

“投资回报率降低是受到过去10年中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全球经济滑坡、‘9.11’恐怖袭击、非典疫情等不利事件的影响。与此同时,新加坡国内的一些政策对于能源和房地产行业的不利影响也直接导致回报率下降。”新加坡的市场分析家柯利弗德说。

还有分析家指出,新加坡经济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世界经济新的高增长地区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果淡马锡仍然固守本土的话,将失去扩张的最佳时机。

目前电子制造业仍然是新加坡的经济核心,但是,面对中国对电子制造市场的抢占,新加坡政府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亟待做出相应调整。于是,淡马锡将目光对准境外一些具备高速成长潜力的企业。

“我们希望增加在 (亚洲) 三大快速增长区域的投资 —中国及东亚、印度及南亚,以及亚洲经济体。淡马锡将成为具有潜质的亚洲公司的长期伙伴,为亚洲的增长作出贡献。淡马锡正把原本集中在新加坡的投资组合转为均衡的全球组合…在亚洲,淡马锡将着重于会反映各个新兴经济增长和机会的投资。”2002年成为淡马锡控股总裁、执行董事的何晶女士这样计划。何晶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之妻。

“淡马锡正试图把自己的发展与亚洲其他高发展地区的经济捆绑起来。”何晶说。高速增长的中国企业仅仅是淡马锡和新加坡金融政策转向的一个方向。

这种投资转向,使淡马锡成为规避国内产业风险的金融工具。凭着在新加坡本土多年的投资经验,从北京到班加罗尔,淡马锡可以在任何地区的投资中规避风险。这些投资项目不仅仅给淡马锡带来了高的回报率,也同时使得其他亚洲国家受益。

何晶为淡马锡控股制定了“1/3战略”,在未来的10年里,淡马锡计划把总投资的1/3投放在亚洲市场。淡马锡在北京和孟买建立的新的办公室以及即将建成的胡志明市办公室都说明了其资金的流向。何晶的 “1/3战略”中的海外投资,将帮助新加坡平衡本国的经济风险。

柯利弗德预测说,“未来5年,淡马锡将在海外市场投下150亿美元,这是淡马锡迈向成功的新一步。”

而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系主任赵锡军这样补充,“加大海外投资力度同时也是新加坡政府对于国家经济多元化发展的考虑。新加坡政府希望通过淡马锡的海外投资使得国家经济向多元化发展。”

业内人士推测,淡马锡收购民生银行部分股份,可以从民生银行了解到中国房产市场趋势,国家宏观金融政策等一系列投资决策关键信息,为其进一步投资进行布局。“而民生银行的各项制度正在日趋成熟和严格,财务状况和盈利趋势变得可以预见,这是国外资本投资国内商业银行非常看重的一点。”腾海涛强调。的确,民生银行在近几年向股东和投资者交出了相对优秀的成绩单,其资产、收入和利润一直保持高速增长。

淡马锡模式能在中国克隆吗?

淡马锡转战全球,依靠的是其作为“新加坡国资委”独特的模式,但淡马锡的模式却是各方争议的对象。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我国的国家开发投资公司 (下称国投) 已经建立了成熟的电力板块和煤炭板块,并在时机成熟时推向资本市场—国投作为一个标准的 “淡马锡” 式投资控股公司已见雏形。更有专家建议,负责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国有金融资产管理的中央汇金公司 (下称汇金) 学习“淡马锡模式”,建立所有权和控制权分离的金融控股体系。但反对的声音认为,“新加坡具有特殊的国情,是少数几个国营企业比民营企业做得好的国家之一。其关键是它拥有完善的经理人市场,经理人管理与政府完全脱离,这是淡马锡成功的关键。”发出这些声音的专家就有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教授汪昌云。

美国西北大学金融博士,芝加哥市场交易所资深顾问尚保罗在访问中国人民大学的时候,也对《中国经济周刊》透露此种担忧,他参加了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出席的 “在华外资银行负责人会议”,当刘明康对188家外资金融机构负责人宣称中国金融业国际竞争力要提高时,“某些外资银行代表私下置疑:中国国有金融机构里有没有这样的‘人’”。

尚保罗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实际上,汇金和国投这两家典型的国有控股公司离经理人制度的确还有差距。一位中国人民银行的人士透露,汇金从制度上好像“公司化”了,但在管理方面还是十足的“官本位”制。在人事安排上充满“照顾”色彩而缺乏竞争,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公司化管理体系。

“汇金模式不宜推广,与十六大国家退出竞争性领域的思路并不相符。”赵锡军说。

淡马锡控股的做法是,强调金融投资人才能力重要性的同时,也不规避官员身份。

“不要以为淡马锡旗下的公司是政府公务员的出路,因为在聘请要员的时候,淡马锡强调的是对方能不能胜任。”丹那巴南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某些业务方针使淡马锡能“自由脱售只拥有本地业务、没有国际增长潜能或无法带来增值的投资”。
---

分类题材: 政府企业_stateco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