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文献的言论空间

26/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的言论空间对新加坡文献的特性,素质与内容选择起着确定性的影响。政府的法律环境规划,决定了社会行为的界限,而学者本身所认知的学术自由程度,则进一步规范了,学术研究的取角观点与内容的空间。

因此,要对新加坡文献有正确的认识,首先,有必要先行了解新加坡的政治大环境。这是因为政治大环境,是约束新加坡学术自由的一个最重要因素。新加坡的政党政治历史,规范了新加坡政治大环境的演化。这其中既有外在的历史因素的客观性,但更重要的是,由人民行动党单方面制定的,社会政策的行为约束。

新加坡在一党专政的情况之下,人民行动党可以在毫无阻挠的情况下,随时随意的修改法律环境,以杜绝执政党所不愿意见到的任何政治挑战。换言之,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思想意识,是决定新加坡的言论空间的最基本因素。

学术自由的程度,取决于社会所可以享有的,言论与新闻自由的权力。人民行动党对言论与新闻自由的看法,有两种相互抵触的立场。人民行动党在取得政权之前,以在野党的身份,是言论与新闻自由权力的捍卫者,大力提倡言论自由,强调新闻报道自由,反对政府干预民间的社会活动与学术研究。

当年尚在野的人民行动党,强烈批评海峡时报的亲英国政府政策,抗议该英文报章对反对党的不友善态度,要求新闻报道非官方的政治言论。这在野时代的人民行动党,在争取政治权力的过程中,为了享有更大的传媒空间,是言论与新闻自由的忠实支持者。

同样的,当人民行动党在加入马来西亚后,其政治权力沦为州政府,而屈服于吉隆坡中央政府时,为了宣扬本身的政治立场,以抗衡中央政府的政治需要时,也是言论与新闻自由权力的捍卫者。

但是,人民行动党对言论与新闻自由的信仰,并非一成不变。当人民行动党在取得政治权力后,其政治考量改为从执政党的利益出发,认为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种族社会,为了社会安定,新闻报道必须严格尊守政府的政策规定。在这一规范之下,新加坡的言论与新闻自由空间,完全是在人民行动党的控制之下。

理所当然的,在不危害人民行动党政治利益的大前提下,言论与新闻报道是享有适度的自由空间。这是一个政治鸟笼里的自由空间,仅可以在人民行动党,所塑造的圈圈里自由的活动。相对来说,其他任何一种批评政府政策的言论,则务必要三思而行,仔细考量其所可能带来的政治后果。

回溯历史,人民行动党对言论与新闻自由的看法,是可以变动的,其立场纯粹是从其政党本身的利益角度出发,而不是从社会自由的必要性出发。当人民行动党是执政党的时候,人民行动党并不是言论自由的捍卫者,而是言论自由的约束者。显然的,人民行动党的政治利益范畴,规划了新加坡社会的言论空间。

这一种大环境对新加坡文献的特性,素质与内容选择都起着确定性的影响。实质上,由人民行动党塑造的学术言论空间,也是新加坡学派之所以会,偏袒政府政策的必然因素。基于同样的道理,新加坡学派也刻意避开不利人民行动党的言论观点与课题内容。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