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金砖国联手建设金融新世界

19/10/13

作者/来源:贝多广 唐杰 上海证券报 http://finance.sina.com.cn

  改革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既需要中国作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代表发挥领导作用,也需要获得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金砖国家的大力支持。中国应该紧密联合金砖国家,展开全方位合作,五个手指捏成拳头,形成强大的整体力量,来争取在国际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这既符合世界经济重心转移和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趋势,又能为世界提供更多的货币选择和投资机会,有利于加强国际储备货币的竞争和约束机制,而且还具有较好的现实基础。

  改革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越来越高,而具体的改革路径则众说纷纭。归纳起来,目前主要有三种思路:第一种是在现有国际货币体系框架内努力发挥自身的积极作用,与主要发达经济体协商如何进一步发挥和体现中国日益重要的作用;第二种是作为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批评者,提出推倒重来的新方案,比如创立全新的超主权货币;第三种是与以金砖国家为核心的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结成统一战线,联合成为一个整体,与发达经济体形成抗衡或竞争的关系,推动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金砖国家货币的国际化进程。

  总体上,第一种选择是新瓶装旧酒,只是推动发达经济体自发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无异于与虎谋皮,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缺点也将难以得到根本性的纠正;第二种选择更具理想主义色彩,需要得到包括发达经济体在内的所有经济体认同,国际市场的接受度不容乐观,耗时费力且不确定性大。由此,笔者认为,至少在目前,第三种选择比较有利,也比较可行,既符合世界经济重心转移和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趋势,又能为世界提供更多的货币选择和投资机会,有利于加强国际储备货币的竞争和约束机制,而且还具有较好的现实基础。当然,经济崛起提供了新兴市场经济体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基本条件,但各国仍需全方位深入合作,联合金砖国家是我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客观需要,也将获得金砖国家的大力支持。为此,我国理应在国际金融新秩序的建设中采取更积极的策略。

  目前,发达经济体的货币占各国官方外汇储备以及国际外汇交易中的比重在95%左右,在国际贸易中的结算比例也远高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然而,由于发达经济体货币存在着趋势性贬值倾向,所以现行国际货币体系这种内生脆弱性,给国际贸易和投资造成了频繁的扰动和巨额的损失,美元的霸主地位因此受到强烈质疑。一方面,1999年至2012年间,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的实际有效汇率显著贬值,而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货币的汇率显著升值,且具有长期趋势;另一方面,金融危机之后,各国为自保而纷纷出台刺激性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实际上,当前阶段国际间已形成一定的货币竞争或货币战争,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金融危机暴露出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合理性,客观形势催生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多元化方向。然而,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由发达经济体特别是美国主导,难以做到公平公正、包容有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世界银行[微博]等国际金融机构,大多数投票权(一票否决权)、最高领导职务等设置导致的决策机制长期由发达经济体掌控,对发达经济体的宏观政策难以准确评价和有效监督。同时,国际货币体系的运行机制还存在着很大的惯性。突破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阻力,最重要的方式就是提高新兴(12.400, -0.24, -1.90%)市场经济体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金融危机加深了发达经济体的相对衰落,欧洲经济一蹶不振,美国经济陷入低迷,而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增长相对良好。观察GDP增长率、进出口额、各种实物消费和投资、外汇储备以及碳排放等经济总量指标,世界经济格局已出现趋势性变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上不断崛起。据IMF预测,2013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占全球GDP(按购买力平价测算)的比重将首次超过50%,历史性地成为新的世界经济重心。另有估计,到2050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占全球名义GDP的比重将超过70%。这些趋势性变化具有深远的经济意义和政治意义,为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国际货币体系中获取更大影响力提供了基本条件。

  从增量指标来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崛起主要是金砖国家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的崛起。但从存量指标来看,中国只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一个组成部分,单靠自身力量难以撼动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在名义GDP和购买力平价GDP两方面,2011年中国所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比重不到30%。而金砖国家整合起来则具备这样的实力。策随势变,策由势定,改革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既需要中国作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代表发挥领导作用,也需要获得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金砖国家的大力支持。中国应该紧密联合金砖国家,展开全方位合作,五个手指捏成拳头,形成强大的整体力量,来争取在国际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对于我国来说,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战略目标,就是加快国际货币多元化进程,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并通过人民币国际化推动甚至是倒逼国内的金融体制改革。当前不断扩大的经贸总量,决定了我国是金砖国家合作的最佳推手,也将是货币合作的最大受益者。在金砖国家货币结算和互换合作方面,在国际协调合作机制(如国家领导人会晤)、制定国际金融规则(如调整IMF投票权)等方面,金砖国家有着相似的处境和诉求,可以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但对中国来说,这种影响将更加重大。因此,除国际金融领域的合作外,我国与金砖国家在贸易、投资以及社会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关系也需要加强,也要统筹兼顾、妥善处理好人民币在亚洲的区域化和金融体系开放等重大问题。

  金砖国家支持人民币国际化,也有其现实利益诉求的支撑。在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中使用人民币,将优于使用第三方的发达经济体货币,有助于减少汇率风险。投资蓬勃增长的人民币资产,可获取较高的投资收益。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可换取中国对提高其货币国际地位的支持,也可以利用其远好于发达经济体的发展前景,推动中国通过借贷、直接投资和购买产品帮助其将经济增长的潜力变为现实(当然,这也将带动我国经济增长,形成双赢的国际合作格局)。这种全方位合作又将会进一步促进世界经济重心转移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作者贝多广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唐杰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博士生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