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各国货币政策即将分道扬镳

19/10/13

作者/来源:陈东海 证券时报 http://business.sohu.com

  9月17日和18日,美国联储即将举行为期两天的利率会议。本次会议深受全球市场的关注,因为根据美国经济指标状况以及美联储内部对于减少资产购买的共识,联储极其可能在本次会议上开始减少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规模。

  9月6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8月份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加16.9万人,少于预期增加的18万人,而7月份就业增加数也由初值16.2万人修正为终值10.4万人,6月份由增加18.8万人修正为增加17.2万人。事实上,最近3个月的就业数据不太理想,因此市场对于美联储是否还会在这次会议上减少QE规模存在疑问,但是短期数据的小幅波动,一般不至于影响方向性的决策,美联储在本次会议上决定减少QE规模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只是操作的力度可能比较轻微而已。

  如果美联储果如市场广泛预期的那样在本次会议上减少资产购买的话,那将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表明美联储已经认为美国的经济复苏局面比较稳固,表明美联储自2009年3月以来的货币政策开始转向。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从2009年起,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乎所有的全球主要经济体均开启了货币放水的闸门。当时美联储使用海量的货币挽救接近崩溃的金融系统,全球各大央行齐齐响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2009年全球步调一致地进行了货币投放的竞赛,这次美联储可能率先启动结束宽松货币政策,全球其他主要央行是否会紧紧跟随呢?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首先来看看日本的情况。日本自民党政权在去年年底的大选中就宣称,一旦执政就将实施超大规模的QE措施,并且制订2年内达到通货膨胀2%的目标。为了让独立性很强的央行就范,安倍政府甚至威胁将修改央行法,日本央行新行长黑田东彦上任后,果然决定扩大QE规模至每年60-70万亿日元。就在前几日,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定将于秋季就是否于2014年4月提高消费税税率问题做出决定时,黑田东彦表示,一旦提高消费税税率导致日本不能完成2年内通货膨胀达到2%的目标,就将加大QE的规模。而如果安倍真的决定于明年四月将消费税税率从5%提高到8%,那么很可能抑制消费,进而让日本出现继续陷于通货紧缩的风险,所以日本的货币政策未来继续极度宽松甚至更宽松都是大概率事件。

  欧洲的宽松货币政策也不可能在短期内扭转。就在9月5日的欧洲央行会议上,欧洲央行声明称,央行将继续“特别留意”欧元区内过剩流动性下降对其货币政策立场的影响,而行长德拉吉则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若有必要压低货币市场利率并帮助欧元区“非常非常柔弱的”经济复苏,欧洲央行将准备采取降息或向欧元区经济注入更多资金等措施。

  其他经济体也是依然坚持宽松的基调不变。9月5日,英国央行声称要把到期英国国债利息进行再投资,将把19亿英镑的到期国债收益重新买入三种不同到期日区间的国债。澳大利亚央行则在9月3日宣布,过去的宽松效果料持续,若有必要将调整政策,澳大利亚金融机构资金面宽松,以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

  所以,全球的货币政策这一次可能很快要分道扬镳了。相比于2009年全球一致的极度宽松和刺激需求,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分道扬镳以后,使得经济环境更加复杂了,决策难度增加了。

  美国开始逐渐退出QE,其他国家保持宽松政策不变,这首先会导致美国的国债收益率走高,从而抵押贷款利率抬高,给目前已经显得有些过火的房屋市场降温。其次,美元的汇率必然走高,从而会对国际贸易产生影响,不利于美国的经济平衡。并且也由于退出QE导致美国国债价格下降,那些持有大量美国国债的机构将遭受损失。

  但是美国退出QE影响最大的可能是新兴经济体。美国退出QE,将导致大宗商品市场价格下行,不利于资源出口国,但对资源进口型新兴经济体有利。并且由于美国退出QE,那么流向新兴经济体的资金减少,同时美国收益率的上升,将导致套利投机资金从新兴经济体回流美国,这对于深受资产泡沫之苦的新兴经济体一定程度上有利。但是,由于美国退出QE,并且由于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已经处于下行趋势,那么新兴经济体面临经济失血,可能会更加凶猛地搞宽松货币政策,以弥补资金缺口,这样新兴经济体依然面临新的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威胁。所以,美国退出QE,那些与美经济联系过度密切的新兴经济体,其经济政策面临两难的程度可能会加大。

作者单位:东航国际金融公司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