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馬錫經驗

15/08/05

作者: 孫 適

自去年以來,新加坡淡馬錫控股頻頻進軍中國銀行業。先是購得中國民營銀行民生銀行4.6%的股權;今年7月,又以14億美元購得中國建設銀行5.1%的股權;最近,淡馬錫作為戰略投資者又準備入股中國銀行,此次入股能否成功還是一個未知數。

不過,無論淡馬錫入股中國銀行的結果如何,中國國資委已經對淡馬錫模式錶現出極大的興趣。國資委負責人表示,今年將擴大國有獨資公司建立董事會試點,爭取在2007年所有中央企業建立較完善的董事會制度。業內人士預測,政府公務員與民間企業家各佔一半的“淡馬錫模式”,可能成為央企董事會的構成參照。

神秘的淡馬錫 掌握新加坡經濟命脈

在新加坡生活,你每天接觸的方方面面都有淡馬錫的影子。該公司控制著大約40家公司,包括擁有新加坡所有本地電視臺的“新傳媒公司”、幾乎壟斷電信市場的“新電信公司”、本地最大的銀行——“星展銀行”、新加坡能源、新加坡港務集團、新加坡地鐵等國民經濟重要組成部分的公司。曾有國外媒體估算,淡馬錫控股所持有的股票市價佔到整個新加坡股票市場的47%,可以說淡馬錫控股幾乎掌握著新加坡的經濟命脈。

淡馬錫控股創立於1974年,註冊資本只有10億新元 (1新元約合5元人民幣)。新加坡政府財政部是其唯一的股東。歷經30年的發展,該公司在新加坡國內和世界範圍內的投資總額已經達到1035億新元。而淡馬錫領導層透露,2004年“淡馬錫為新加坡GDP帶來10%的貢獻。”

由於淡馬錫控股並非上市公司,成立30年來一直未公開披露資訊。直到2004年10月,淡馬錫才發表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年度報告。年報顯示,30年的平均股東投資回報率為18%。

中國央企改革 青睞淡馬錫運作模式

淡馬錫雖然是政府控股,卻完全按市場方式經營。自公司創立之初,新加坡領導者就選擇了 “企業化的投資模式”。

淡馬錫控股對子公司的管理按照 《公司法》和一般商業公司的模式派出股東,通過下屬公司的董事會對公司的運作進行監管。

據了解,淡馬錫旗下公司董事會的構成,基本上是政府公務員與民間企業家各一半,公務員代表政府出資的利益,更多考慮國家宏觀的公正因素;民間企業界人士則保證了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的運營效率。

淡馬錫模式引起中國國資委的極大關注。中國國企改革,建立怎樣的董事會制度? 國際上有無經驗可循? 業內人士預測,央企董事會可能參照 “淡馬錫模式” ,並將淡馬錫控股” 同 中國中央匯金公司” 相提並論。

中國中央匯金公司也是國有獨資投資公司,代表國家行使對於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銀行等重點金融企業出資人的權利和義務。不過,淡馬錫控股成立的動機是為了讓國有資產保值、增值,因此可以通過 “投資組合” 全方位出擊;而匯金公司的成立,更多的是為了促進中國國有商業銀行的股份制改造,因此,其投資組合顯然沒有前者來得從容。

不過淡馬錫這種模式也面臨了種種考驗和挑戰。

這種壓力首先來自於本地中小企業。由於淡馬錫在國民經濟中的壟斷地位,使得中小企業在新加坡的發展空間受到擠壓。淡馬錫為自己存在合理性的注腳則是其投資回報率,作為出資方的新加坡政府,則在效率與公平中,顯然選擇了前者。而能否持續的盈利下去,更是新加坡政府和淡馬錫必須面對的問題。

鏈結 淡馬錫由李氏家族掌控

淡馬錫控股公司的現任執行董事兼總裁何晶的丈夫是新加坡現任總理李顯龍。今年52歲的何晶曾在斯坦福大學學習,在《華爾街日報》評選出的“2005年商界女性50強”中,何晶名列第七位。

自2002年何晶上任以來,淡馬錫的發展呈現出兩個新特點:一是開始增加透明度;二是開始全力向海外發展。何晶允諾通過公佈年度報表、接受信用等級評估和發行債券的方法來“有步驟地開放淡馬錫,解除人們的神秘感”。她沒有固守新加坡本土,而是大舉進軍亞洲市場。在2003至2004財年裏股東投資回報率達到46%。淡馬錫還將採取“三分天下”的策略。即1/3立足本土;1/3面向發達地區;另外1/3則投向亞洲的新興市場,包括中國、印度和東盟。

淡馬錫控股仿佛是新加坡的縮影,多年來她憑藉傲視群雄的高回報率證明了一個對於中國頗有啟示的現象:國有企業也可以跟私營企業一樣有效率。

在新加坡,李氏家族擁有很大的政經影響力。除了淡馬錫,新加坡的另一家國有投資公司——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 (GIC)也由李氏家族掌控,李光耀是該公司的首任主席。公司成立於1981年,掌管著新加坡1200億美元外匯儲備,是世界上最大的基金管理機構之一。李顯龍的弟弟李顯揚則是新加坡電信公司首席執行官,該公司去年的營業收入達到70億美元。

---

分类题材: 政府企业_stateco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