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马锡进退维谷

30/06/03

淡马锡进退维谷
-国资经营“官督商办”遭质疑

作者: 钱琪 日期: 30-6-2003 来源: 21世纪经济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
jj/20030630/sy/200306300591.asp

一场可能会颠覆整个新加坡国有资本运营模式的“运动”正在新加坡上下蔓延。作为新加坡最大的“官督商办”机构,已经运营了近30年的淡马锡投资控股公司最近遭到了外界广泛的质疑。

今年5月,有“亚洲最赚钱公司”之美誉的新加坡航空公司宣布,截至2003年3月31日的前6个月里,公司利润下降了40%,2003年4月到6月的这个季度,公司可能在它31年的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亏损。

在淡马锡纷繁复杂的产业体系中,新加坡航空一直位居核心层,曾对淡马锡地位的确立立下了汗马功劳,而此番报亏无疑直接将淡马锡送上了风口浪尖。

和多年来一样,外界对淡马锡的质疑主要包括两点:一是其赢利能力,另外一个就是其钳制了国内其他中小私人企业的发展。而此番挟新加坡航空亏损之机,质疑之声骤然加剧。

直属财政部

“淡马锡” 一词出自爪哇语, “海市” 之意,是新加坡的古称。

据淡马锡企业通讯总监何晓桦介绍,淡马锡控股成立于1974年,注册资本为10亿新元,是新加坡政府最大的国有企业,其单一股东为新加坡财政部。淡马锡的最高管理机构是由9名成员组成的董事管理委员会,所有成员均由新加坡政府财政部提名,最后由国家总统任命。淡马锡现任董事长由新加坡前任内阁部长丹那巴南担任,丹那巴南曾历任新加坡发展、贸工、外交部长,也是新加坡发展银行集团董事长。

其余8名也均是新加坡的显赫人士。比如,董事会成员之一的何晶(Ho Ching)女士就是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之妻,2001年获任命,出任淡马锡控股的执行董事,负责淡马锡控股日常经营和管理。

经过近30年的发展,淡马锡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深入到新加坡经济社会的各个角落。

最鼎盛时期,淡马锡直接拥有44家公司股权,其中持股超过50%的有27家(其中两家为上市公司),持股20%-50%的公司有9家(其中上市公司4家),持股5%-20%的公司有8家(1家公司上市)。而这44家公司仅是位居第一层次的子公司,淡马锡还通过这些子公司的投资活动,间接控制着500多家公司,构成了一个由母公司、子公司、孙公司、曾孙公司等产权关系多达6个组织层次的庞大产业体系。

对于淡马锡的运营,新加坡政府惟一的考核标准就是利润,并指定由财政部实行定期检查,而淡马锡旗下被称为“政联公司” 的关联公司,则必须每年定期向财政部呈交审计过的财务报告并向财政部派发红利。

虽然淡马锡声称不是旗下企业唯一的股东(尤其是已上市公司),但由于其“官督商办”的特质,其对旗下企业拥有极权威的控制力。淡马锡基本掌握下属公司人事安排,对其董事会、高管人员的任命均要审批,并对他们的薪酬水平及企业经营范畴均紧密控制。

如章鱼触角一般,新加坡国有资本通过淡马锡体系深入到新加坡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并把相关人等紧紧抓住。

庞大体系遭诟病

新加坡政府对淡马锡惟一的考核标准就是要盈利,要获取回报。因而,淡马锡所遭受的第一个考验就是来自利润的压力。

据何晓桦介绍,淡马锡每年的投资回报只有50%上交财政部,另外50%则留在淡马锡用于公司发展或再投资,为了保持良好的利润回报,淡马锡对自己的投资行为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管理:

一方面,采取谨慎性措施控制投资风险。据悉,为了确保盈利,在投资任何项目前淡马锡都要进行细致的评估,若不能盈利,则不予考虑。即便项目属国家需要,政府部门又提出要求,也必须以投资不亏本为前提或由政府给予相应补偿,淡马锡才会同意投资。如果子公司发生亏损以至于资不抵债,则会被关闭。

另一方面,聘请著名投资机构代为理财。据悉,在环球证券市场,淡马锡一直是瑞银华宝、摩根、高盛等国际投行的客户,其资金管理部专注于在环球市场尤其是本国和香港市场上的投资。

即便如此,淡马锡在新加坡还是被批评为“业绩、效率及廉洁程度欠好”。

“ 与同类企业相比,淡马锡公司海外扩张成本普遍偏高。” 新加坡一投行分析人士指出。

资料显示,淡马锡旗下新加坡发展银行1999年高价收购香港广安银行,后又持有永隆银行近2成股权,2001年4月,新加坡发展银行更以高过账面价值3倍达100亿元的价格收购香港了道亨银行,此举使新加坡发展银行在香港银行的排名从13位跃为第4大银行,也让新加坡发展银行在香港留下了出手阔绰的“名声”。

此外,新加坡航空欲冲出区域化的几次海外并购均无疾而终。而更让淡马锡尴尬的是,这个曾经号称“亚洲最赚钱的航空公司”在2003年第一季度却报出了亏损。“这对‘政联公司’ 的支持者们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今后淡马锡的经营压力也将因此增加。” 该分析人士进一步说。

淡马锡遭遇的第二个考验则来自国内中小企业的对抗以及一些政客们对其规模过大的担忧。

事实上,从一诞生开始,庞大的淡马锡就遭到很多人的诟病,新加坡国内要求拆分甚至解散淡马锡的声音从未停过,其中来自中小私人企业的声音尤甚。新加坡一位私人企业主愤愤不平地对记者说:“凡在那些金额数亿的大工程的招标会上,占尽地利人和的基本都是那些贴着‘淡马锡标签’的公司。”

此外,不少新加坡国会议员也认为政联公司在利用资源和吸引人才等方面有着私人企业无法比拟的优势,影响了私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发展和新加坡企业家的成长。他们敦促政府订出脱售“政联公司”的时间表,减少“政联公司”在经济领域的影响力。

甚至连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也认识到淡马锡的强大已经抑制了新加坡本土其他私人资本的成长,李在公开场合就曾指出:“ 与香港和台湾相比,香港和台湾明显的有更多的本土企业家和比我们更有活力的本地企业,财政部和淡马锡控股应该为此检讨。”

淡马锡进退维谷

淡马锡的调整正是为了缓解这两方面的压力。其操作方法主要是通过脱售等方式分拆下面的企业,当然,一些赢利能力不高的企业也因此脱离了淡马锡体系。

据悉,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淡马锡就曾对旗下的企业进行全面梳理。以持有或脱售的思路归出三类:A类和B类继续持有,另外一类则属于出售的部分。其中,A类为必须被新加坡政府所拥有和控制的重要资源(食水、能源、煤气网、机场、港口等)和公共政策(公共广播、保健、教育、公共康乐设施、博彩等)类企业;B组为具有核心实力业务、区域或国际发展潜能及生物高科技等企业;除此之外的其他企业则在市场时机配合的情况下,全部脱售。据统计,自1985年以来,淡马锡脱售了大约40家公司的全部股权,并脱售了另外25家公司的部分股权。

近两年来,淡马锡依然将主要精力集中在调整“投资组合”中的产业结构上,而通过市场行为减持或脱售手上现有股权成为调整的重点。其调整的总体思路是:对于与战略和国家安全有关的企业、涉及到社会发展和社区发展规划的旅游业或娱乐业企业以及合法赌博企业等,往往采取独资方式;对于其他企业,则通常采取控股或参股方式。

为了推动这一调整,2002年7月,淡马锡还专门推出了一项名为“淡马锡方针”的计划。2003年3月25日,淡马锡控股以1.31亿元脱手新加坡工程集团给澳洲道纳公司,成为“淡马锡方针”实施后的第一项脱售行动。据悉,新加坡工程集团自1994年成为“政联公司”后,主要接管工程局的非监管业务,包括提供工程与测绘咨询服务、房地产管理服务,以及负责各政府部门的建筑发展项目。该公司在中国、印度和菲律宾均设有办事处,如今中国市场已经成为该集团海外业务的主要收入。

经过近几年的调整,淡马锡旗下第一层企业范围已经缩小至21家,其中包括7家上市公司:
  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57%)、新加坡电信(SingTel67%)、新加坡发展银行(DBSBank13%)海皇轮船(NOL33%)、新加坡地铁(SMRT62%)、
胜科工业集团(51%)、吉宝企业(32%)。

截止到2003年5月,这7家公司的流通市值为392亿美元,占新加坡市场总市值的21%;产值合计为94亿美元,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13%。

即使未上市的新加坡能源、新加坡港务集团、新加坡科技、新加坡传媒机构,也都是新加坡社会经济生活的命脉,基本是其行内垄断业者身份。

这些留下来的企业除了本身所具有的战略意义外,其经营业绩也为业界翘楚:新加坡电信在新加坡基本拥有垄断利润,由副总理李显龙之弟李显扬负责经营;发展银行资金由政府提供,已经成为新加坡最大的银行;新加坡航空、新加坡地铁此前一直都很赚钱;胜科工业集团的主业是新加坡的科技、军工企业,吉宝企业以造船、修船、通讯地产等基础设施为主,两家公司业绩都不错;依托垄断的新加坡能源、新加坡港务集团、新加坡科技及新加坡传媒机构自然也都获利不菲。

“唯一亏钱的海皇轮船,但是去年海皇轮船收购了美国总统轮船公司(APL)之后情况有所改观,今年伊拉克战事紧张时该公司承担了美军在海湾的运输业务,今年一季度已经开始赚钱了。”何晓桦说。

·背景·
淡马锡投资中国

淡马锡在华投资项目主要包括冠太发展有限公司(北京香江花园)、广东省高速公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华庆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昆明春城高尔夫度假村、上海茂昌阁大洒店有限公司、青岛和福州的集装箱码头等。

淡马锡也是进入中国创业投资较早的投资者之一:1997年,淡马锡控股就和光大集团合作,通过各自控股50%的比例,组成1亿美元(约1.76亿新币)的基金,计划投资在一些资产状况良好的中国企业上,并推动中资企业在新加坡的上市和融资。

2000年,淡马锡先后和北京控股有限公司、上海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合作,分别推出初期5000万美元和3400新元的创投基金,联合投资中关村地区高科技企业、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上海以及内地、港台有潜力的高科技企业。但随着中国设立创业板话题的由热转淡,这些基金发展不大,不了了之。

此外,淡马锡还在众多的高新技术园区(中关村科技园区、深圳创新科技园区和苏州高新技术园区)的投资者中位居前列。

2002年9月,新加坡在上海最大的独立投资项目来福士广场结构封顶,其总投资额达到29亿,淡马锡控股是其中重要股东之一。

---

分类题材: 政府企业_stateco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