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马关系的部长声明

26/01/03

作者:胡桂娥 编 日期:2003-1-26 来源:《时事扫描》
http://archive.rsi.com.sg/ch/
news/affnews/prog_01aff_news0126_2003.htm

新加坡外交部长贾古玛教授昨天在国会就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关系的最新发展,发表了超过一个小时的部长声明,并且公开了新马两国领导人的来往信件、外交照会和水供协定的详情,把新马水供谈判陷入僵局的真相揭露出来,以正视听,确保人们不会被来自马国的错误信息和恶毒言论所误导。《时事扫描》节目将在今天和明天重点播出贾古玛外长的部长声明。

贾古玛外长首先就白礁、马国以前设在兀兰的海军训练基地、新加坡反对马国建议在吉隆坡设立亚细安加三秘书处,以及东亚经济核心论坛等课题,反驳来自马国的各种无理指责。贾古玛教授指出,这些来自马国的指责都有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抹黑新加坡,指新加坡在处理双边关系时“不敏感“、“傲慢“和“缺乏睦邻精神“。

“这些指责是毫无根据的。在兀兰的前马来西亚海军基地已经是旧课题,马国人员在1997年自己决定撤离在兀兰的海军训练基地。当我们在1991年调整租金时,我们为马国提供许多选择,好让他们继续把海军训练基地和人员留在兀兰,这和强迫他们离开兀兰的说法相差很远。不过,马来西亚选择不要接受新加坡的建议,并在1992年决定把海军基地迁回马来西亚。”

至于白礁问题,贾古玛说马国指新加坡不愿意签署把白礁问题交给国际法庭处理的特别协议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事实上,正是新加坡建议把有关课题交给国际法庭处理。我们也不是在最近才在白礁上建造设施。新加坡最后一次在白礁上建造设施是在十年前。”

贾古玛在昨天的声明中把焦点放在水供课题上,因为它正是马国对新加坡进行无休止尖刻谩骂的核心问题,而水供课题对新加坡来说至关重要,因为这关系到新加坡是否能继续生存的严重问题。贾古玛指出,尽管新加坡几次澄清马国所发出的错误信息,马国仍然不断歪曲事实。最近,在马国国内甚至还有人随口谈论战争。外长说,新加坡已经别无选择,只有把有关文件公开,让人们自行判断哪些才是真相。外长把两国领袖来往的信件和外交函件公开,包括1961年和1962年的水供协定、以及1990年的额外水供协定,它关系到在柔佛河建造林桂水坝以及新加坡从柔佛河购买每天超过2亿5000万加仑的处理食水。这些都是记录在案的文件。贾古玛外长说:

“在过去,即使对方不断歪曲事实,我一直都不想公开这些文件,因为我们仍然期望有双赢的结果出现。不过,现在我必须公开这些文件,因为这样的期望已显得不切实际,而马国已经就水供课题发出太多的错误信息,以致我们必须提出具体的证据来进行反驳。”

贾古玛的声明总共分成三个部分。首先是水价的意义和基础。贾古玛强调,马国要新加坡付出更高的水价,但水价不能根据马国的意愿和指令来调高。

“对新加坡来说,水价并不是关键所在。关键不在于我们必须付多少钱,而是在于我们是根据什么样的基础决定这个价钱。马国要新加坡付出更高的水价,但水价不能根据马国的意愿和指令来调高。1961年和1962年的水供协定是新马分家协定的一部分,并曾在联合国登记。这是新加坡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生存基础。不论是新加坡还是马国,都不能单方面改变它们。这正是新马纷争的根源。”

贾古玛外长告诉国会,一些新加坡人和外国观察家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何新马两国政府为了看来是小而简单的水价问题争吵不休? 为何新加坡不能更加迁就,为维持睦邻和良好的双边关系付多一点钱?外长说问题的关键远在于新加坡必须付马币4毛半、6毛、还是3分的问题之上。

“对新马两国来说,水价的真正意义在于,新加坡是一个脱离马来西亚的主权独立国家,以及新马签订的最重要协定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新马签订的两项水供协定不是普通的协定。新马两国政府曾在1965年的新马分家协议,也就是新加坡独立协定上确认这两项协定,并对它们作出承诺,显示它们是如何的重要。这些协定也已在联合国登记。新马两国因此必须遵守协定的条文,并实践在分家协定中所许下的承诺。对水供协定的任何违背行动将是对分家协定的质疑,最终威胁到我们的生存。”

贾古玛外长指出,很多人或许不知道马来西亚在1965年8月9日通过马来西亚国会法令(1965年第53号)来修改马来西亚宪法,这使到新马分家协定具有法律效力。这个法令的第14条这么说:

“新加坡政府必须保证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在新加坡独立日及之后,遵守由新加坡市议会和柔佛州政府所缔结的1961年9月1日和1962年9月29日的两份水供协定所定下的条件。马来西亚政府必须保证柔佛州政府会在新加坡独立日及之后,也遵守这两份水供协定所定下的条件。”

贾古玛告诉国会,这些保证是一项正式缔结的国际协定中所具有的部分,在马来西亚宪法修正中获得接受,并在过后向联合国登记。按照国际法,新马双方都必须保证遵守这两项水供协定,任何一方都不能够单方面修改它们的条件,因为新马分家协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如果马来西亚可以单方面把生水的价格从马币3分调整到马币6毛,然后又从6毛调整到3零吉,那么他们最终也可以把价格定在8零吉,也就是马国所说的这是香港向中国买水的价格、或者是任何其他的价格。这样一来,新马分家协定的神圣不可侵犯将受到破坏。我们跟马来西亚签署的所有其他协定也变得毫无意义;我们跟马国所达成的任何新协定将不值一文。在这样的世界里,国际关系将没有基准。联合国所有成员国都有责任秉持的国际法也将没有依据,以维持稳定与和平的国际秩序。”

外长也指出,马国很久以前就确认了新马水供协定的重要性。他列举了1968年,新加坡独立之后的三年,马来西亚的联合国条约大会代表阿立夫的话说:

“一些条约对于有些国家的生存可能是至关重要的,简直不能够废弃,不管政治上出现怎样的差异。例如,刚独立的岛国新加坡就依靠马来西亚为它提供生水;马来西亚必须在条约下每天为新加坡提供一定数量的生水,是不能够基于新马两国的任何政治原因而终止或作废的? quot;

但是,在2002年初,马国首相马哈迪开始批评新马水供协定,并且宣称这是英国瞒骗马来西亚的不平等条约。据马国《新海峡时报》报道,马哈迪首相说,有关协定下的水供价格太低,以致新加坡实际上免费获得水供。而且,协定是由英国人拟定,当然是对新加坡有利。“外长说,这种蓄意挑起马国民间情绪的举止使新加坡严重感到担忧。它可以轻易地散播开来和失去控制,进而酿成严重的后果。 因此,在2002年2月5日,新加坡向马国发出外交照会,指出“在整个配套的课题还没有取得大家都遵守的协定之前,现有水供协定和协议要点中的所有法律义务依然有效,两国政府都必须遵守。“外长向国会公布外交照会的细节:

“我们提醒他们,新马水供协定是有约束力的法律安排,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在新马分家协定中所确认和作出保证的。

我们说,新马分家协议“是新加坡作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生存的最重要基础“,因此“没有得到两国政府同意便对新马水供协定作出任何更改等于是违反新马分家协定,这是不能够被接受的。”

我们也指出? quot;为新加坡长期供水的新协定的进一步谈判,只能够在现有的协定在未取得双方同意、不能作出任何修改的情况下进行。否则,任何新水供协定将会在未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作出类似的修改。这对两国双边关系将带来深远的影响。”

在2002年3月14日,马国政府答复了新加坡的外交照会。马国的第三方照会(TPN)传达了“它有意在整个配套达成协定的这点上,与新加坡解决水供课题“,并且“马国政府从来就没有表示过将收回这个承诺。“他们说,任何有违反这个承诺的建议是“使人产生误解的,并构成严重歪曲马国政府众所周知的立场。”

此外,贾古玛外长也指出,马国外长赛哈密本身于2002年7月1日在布特拉再也举行的第一次部长级会议上说过:“马来西亚已经多次声明,它将遵守1961年和1962年的水供协定,直到它们分别在2011年和2061年约满为止…在马新分家时,马来西亚没有提议检讨有关协定。它将继续遵守协定,当马来西亚在1965年签署分家协定时,还进一步承诺遵守协定。”

所以,当马国首相署部长莱士雅丁在2002年10月24日公开宣称马国的解决办法,可能通过国会立法,使两份水供协定失效时,新加坡感到大吃一惊。就如贾古玛重申他曾于2002年10月31日在国会上所说的: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通过制定国内法律,来逃避自己必须遵守国际协定的义务。事实上,遵守国际协定已成为国际法的原则。如果有任何一个国家违反这样的原则,这等于是向全世界发出负面的信息,即马国可以动辄单方面撕毁国际承认的协定。”

对于马国指责两份水供协定是由英国人制定而偏袒新加坡的,贾古玛外长再次声明,事实刚好相反。

“这两份协定是由柔佛州政府和新加坡市议会分别在1961年及1962年签署的。就在那个时候,马来亚已经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而新加坡则成为自治政府。若说一个独立自主的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将允许柔佛州政府让英国人操纵,以签署一份有违马来西亚国家利益的协定是很荒谬的。”

听众朋友,明天的《时事扫描》将重点报道贾古玛外长列出新马水供谈判的来龙去脉,以证明新加坡向来保持一贯的立场,而马国则不断改变立场,导致谈判陷入僵局,以及,新马两国纠纷接下来要如何解决?请您留意收听。今天的节目就播送到这儿,谢谢收听。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