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对旧问题的新观点

09/09/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64年11月9日,李光耀在南洋大学演讲《从新观点看旧问题》阐述了南洋大学所面对的问题和将来的展望。

当时的南洋大学是处于一个怎样的环境?首先,新加坡在1963年9月16日加入马来西亚,所以新加坡在政体上是一个卅政府。新加坡虽然是卅政府,但在教育政策却上是完全独立的。李光耀在演讲中就明白的指出:‘新加坡拥有教育自主权,和其他方面如劳工、财政及社会福利的自主权’。其次,此刻的南洋大学理事会已牢牢的掌握在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手上。所以李光耀是从南洋大学大当家的至高无上地位发表演说。1963年10月5日,后陈六使时代的大学理事会,接受按政府指令改组南洋大学。1964年6月5日双方正式签约;6月27日政府封闭学生会;7月8日一个由政府认可的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全面接管校政。

李光耀认为此刻的南洋大学因为再没有‘可被亲共集团乘机利用的严重政治争论点’,所以是可以用‘安祥’的心态来畅谈现在与展望将来。这是南洋大学的新旧校政交替的青黄过渡时期。一个即将席卷,并连根拔起南洋大学的大风暴还是正在酝酿之中。按改革南洋大学的政治时间表来看,政府当时应该已经在选聘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的成员。因此,这篇讲稿也必然是委员会的重要参考文献。李光耀的南洋大学‘问题’是些什么?

李光耀的这一篇讲稿相当精简,只有三节:环境的变迁;第一项事实;一股新力量。第一节里,李光耀的讲话中心是多元种族社会环境下的语言和就业因果关系:‘ 一个只懂得一种语文的人,在本地找职业不容易’。因此,‘南洋大学以及…华文学校…去适应…不断变迁的环境。’按李光耀的这一种逻辑:南洋大学学生必须学习两种或者三种语文以适应社会的就业环境。所以第一个南洋大学的问题是,‘怎样改进学术水准’。显然的,李光耀是以适应就业环境的名堂改革大学课程。王赓武报告书就是从这一基础上翻转南洋大学。李光耀强调多种语文学习。这也就是王赓武报告书的重心。李光耀认为单一语文不易求职,是针对华文而不是英文。这单一语文的定义,也就是委员会的单语定义。

第二节的中心思想是‘南洋大学要有前途就必须要有新加坡’,‘我们不应太胆小去适应马来西亚的新情势’。所言何事?这是告诫‘作为马来西亚社会中受过教育的知识份子’所应该持有的正确国家认同心态:先新加坡后马来西亚的认同心态。从广义的角度来看,这一政治思想,也可以解读为李光耀发给马来西亚全体华人的信息。这第二节是有关对卅政府和中央政府效忠的问题。南洋大学有过半数的学生来自马来西亚,所以李光耀是担心南洋大学的‘知识份子’群体倒戈相向,投向巫统打击人民行动党。李光耀的言外之意是:非马来人如果支持人民行动党卅政府,就不必担心为马来人同化。这一节的演说是着眼于地方与中央政治上的矛盾。因此,李光耀在这一种政治压力下:‘新加坡可以容纳两间大学,在马来西亚最少也需要一间专为华文教育的青年提供高等教育的大学…’。回顾历史。这仅是一个空洞的政治花言巧语。

李光耀在第三节的主要思想是教育必须马来西亚化。‘为东南亚华人而设的华文大学。那是殖民地统治时代…今天、南大应该是马来西亚的大学…为马来西亚全体同胞谋福利,不论他们是属于任何语言,种族或宗教’,‘南大有一天…拥有马来西亚所有各不同种族的人士…’。因此,南洋大学的第三个问题是有关马来西亚化。李光耀在大马政治上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来对抗敌对的马来人的马来西亚政治意识。从狭义政治角度来看,第三节的讲稿,应该也可以认知为是:争取南洋大学,以及整个马来西亚华社对人民行动党的大马政治的支持。从广义政治角度来看,李光耀是把南洋大学当作大马政坛的政治筹码:李光耀可以把南洋大学马来亚化,同样的,李光耀也可以把南洋大学变成马来人的古巴。李光耀在新马合并前就塑造了‘新加坡是第三中国论’来吓唬马来人。无事不登三宝殿。第三节的讲稿内容或许才是李光耀此行南洋大学的真正目的。李光耀在演讲后的答问内容就更能体现这一个潜目的。

李光耀的演讲对南洋大学而言是换汤不换药,并没有新的元素或者课题。李光耀重复单一语文不合时宜。李光耀所谓单一语文不合时宜仅仅是指华文,单一英文却是可行的。换言之,李光耀是说华文不合时宜。这种观点在答问时也不断重复。

从大马政治斗争来看,李光耀的演说却道出了好些卅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的矛盾。首先,李光耀认为中央政府必须承担马来西亚学生的财经费用。其次,马来西亚学生的就业问题是中央政府的责任问题。这无疑就是人民行动党的不舍已利人心态,因此,在就业责任与承认大学学位的答问中,李光耀明白指出卅政府与中央政府各自行事,各有各的观点与政策。李光耀更直接点明:中央政府的政策必须向中央政府提问。而他所提及的有关中央政府的意见只是反映一般原则。换言之,在这一种政治关系下,南洋大学学位在马来西亚是否受承认是中央政府的问题。同样的,马来西亚学生的就业问题和新加坡政府也无关系,因为‘我们是不能给于他们优先权 ’。

李光耀的这一篇南洋大学演讲稿,对研究南洋大学历史有什从意义?长话短说。人民行动党沦为卅政治后,有必要突破巫统在国家政治上所占据的优势地位。这其中的一个可行策略,就是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概念,动员非马来人抗衡马来政治。在这一理论基础上,南洋大学作为华文教育的龙头地位是有其利用的政治价值:南洋大学可以动员整个马来西亚的华人政治与经济资源。这或许也就解释了为何这篇讲稿是用‘安祥’的心态进行,一反李光耀对南洋大学的尖端言辞作风。有求于人不是就得心平气和?诚然,这世界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由此可见,南洋大学的确是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华人政治的一个重要组件,所以要认知南洋大学历史,应该是从东南亚华人政治的角度去分析。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