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现实外交

03/11/05

作者:Bilahari Kausikan 叶琦保 译 日期:2005-11-3
来源:http://www.singtaonet.com/
global/asia/t20051103_35630.html

据新加坡本月3日援引新加坡政策研究院出版的英文新书《小红点:新加坡外交人员的思考》篇章称,在国际关系上,新加坡是小国扮演大角色,但必须争取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以应对突然而来的威胁,全文如下:

我们清楚的知道新加坡是个小国。我们也并不是刻意要活跃于国际舞台上。我们的基本目标很简单 — 求存,并为人民谋求更好的生活。在国际关系里,一个国家如果连生存都成问题,其他的就免谈了。

作为东南亚的一个蕞尔小国,我们要生存和发展,就不能只是个普通的国家,我们必须与众不同。要不然,为什么人们不同大国而要同我们打交道?这是新加坡在包括外交政策等各方面所面对的主要挑战。

若说我们的外交政策是成功的,那是因为新加坡作为一个国家是成功的。我们的外交政策的成功并不完全是因为外交官员的能力、外貌或者魅力。即使是最杰出的外交官,也不能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情况下做出成绩。

然而,我们和邻居不同之处,也是让它们感到不满和嫉妒的原因。和许多东南亚国家不同,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和奉行任人唯贤制度的国家。

合作的同时,问题会出现

这些国家对我们的看法,和我们对自己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很多时候,他们把焦点放在新加坡人口以华人居多的事实,再以对待自己国内华人的态度来看待我们。

有时候,新加坡所取得的成就,新加坡是个成功、独立自主、多元种族和任人唯贤的国家这个事实,就足以被其他国家视为对他们的体制的挑战和间接的批评。关键的问题通常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只是因为我们是新加坡。

我们不能忘记我们永远是这个区域的一部分,但是又必须时常突显我们和这个区域的不同之处。竞争是生活现实,我们可以接受。不过,竞争同合作是并存的,亚细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我们可以、必须、也已经同我们的邻居进行合作,这是必要的。国际关系并不一定是 “零和游戏” 。然而,我们的许多邻国却认为它实际上是个“零和游戏”。

外人在心理上很难接受,如果我们表现得更好,那是因为我们比别人更努力。认为我们是用了某种方式使诈,或者我们的存在是建立在他们的苦难上,会让他们心里好过些。

我们和他人合作的同时,必须清楚地知道问题会不时出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也有起有落。我们需要接受和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应该以平常心来看待事情,在情况好的时候不能得意忘形和自满,在情况不好的时候也不能感到泄气。

我们必须具备耐心、耐力、坚定的意志和以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凡事一步一步来并在基本原则上站稳立场。

事实是,我们虽然已经独立40年,有些人对我们的独立自主还是难以接受。如果我们是个贫穷和失败的国家,情况可能就不同了。但我们不是,我们也不能因为要他人开心而甘于平庸。

当然,我们不应该无缘无故的挑动他人的敏感神经。我们不应该为我们的成就感到不好意思,也不应该自吹自擂。我们必须忍受和处理好他人某种程度的嫉妒和埋怨,这是新加坡必须面对的现实。

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也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每一个解决方案都会带来一些新的问题。我们必须回应对我们的自主权的挑战,不管挑战来自何方。我们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国,也不时得向其他国家,包括友好、强大和对我们非常重要的国家如美国和中国证实这一点。我们的举动受到其他国家的注视,被视为软弱会有严重的后果。

支持和平相处的 “迷思”

我们没有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然而,我们的外交政策却有一些核心原则。

三个原则:

首先,我们永远是东南亚的一部分。但我们却不能受到这个区域的限制。在今日盛行的环球经济这个说法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我们已经提出了“以世界为腹地的环球都市”的口号。环球经济现在已经成为事实,我们必须确保自己和环球经济紧密联系,整个区域也继续对外开放。

其次,新加坡必须为自己制造政治、外交和经济空间,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必须跨出区域,同整个世界保持联系。这不只是外交部的工作,政府和整个社会必须拥有共同的原则和目标,以不同的方式协力合作。

简言之,外交政策是非常重要的,不能只由外交官来负责。事实上,环球化的压力,已经使公共部门和私人企业界,及国内和国际政策之间的区分变得日益模糊。

最后,大国在本区域和国际上,必须维持势力均衡。小国只能在大国制造的空隙间求存。作为一个小国,我们应该支持国际法和国际组织。但是国际法并不是独立自主的,它是世人制造出来让我们可以和平相处的“迷思”(myth)。支持这个“迷思”对我们是有利的,自以为是却会有严重的后果。

国际法和建立在理想法律基础上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只有在势力均衡的情况下才能茁壮成长,我们应该致力促进这种平衡。

要跨出东南亚、制造空间和促进势力均衡,新加坡就必须与时并进。小国不能把这视为理所当然,它们在国际系统里扮演的角色并不是不能被取代的。小国必须建立和维持与国际系统的联系。这得看我们能不能成功的协调我们同其他国家的利益。

国际关系不是恋爱关系,也不是由智慧和逻辑决定胜负的研讨会。小国的真知灼见如果造成不便,也会完全被忽视。但是大国的愚蠢意见却必须被认真看待,因为它们有能力造成巨大破坏。

小国是脆弱的。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小城市国家的寿命并不长。我们必须克服困难。吓阻和外交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不是两者择一。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做得不错。不过,我们面对许多挑战,也没有人知道将来会出现什么状况。要充满信心的面对未来的一个关键因素,是避免变得自满。我们的脆弱性让我们时时保持警惕。

人们时常说在国际关系上,新加坡是小国扮演大角色。有些时候情况的确是如此,我们也必须争取发挥更大的影响力。然而,我们却不能自以为是。国际关系不是一场有固定规则的拳击赛,有人突然掏出手枪时该怎么办?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