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崛起

27/08/03

作者: 未详 日期: 2003-8-27 来源: 帝国日落:第九集
http://news.bbc.co.uk/chinese/
trad/hi/newsid_3180000/newsid_3184400/3184423.stm

新加坡的萊佛士酒店裡的草坪和噴泉看上去和1887年酒店興建時的景色大概差不多。酒店是以新加坡殖民地的創建人斯坦利﹒萊佛士爵士命名的,週圍的街道名稱也仍充滿英帝國年代的味道,諸如維多利亞街或史丹福路之類。

但是1959年米字旗在新加坡降下之後的年代裡,這些街道旁卻聳立起了數以百計的現代高樓大廈。新加坡人的平均收入也從當時的每年500美元猛增到了25,000。這種驚人的轉變同其他一些英國前殖民地一片敗落的景象形成鮮明的對照。在很多人眼中,新加坡取得這種成就,必須歸功於一個人的高瞻遠矚和鐵腕控制。他就是後殖民年代掌權最久的人物之一李光耀。如今他在新加坡的頭銜是內閣資政。

李光耀告訴前去拜訪的菲裡浦斯,他當年完全沒有於想到新加坡能變成現在的樣子。那時候的新加坡實在看不出有什麼潛力。 ‘我們當時知道,我們對世界並不重要,如果我們不做出最大努力,我們的人民就會面臨飢餓。我們唯一釭煽N是一個地理位置和不多的基礎設施。所以我上台時絲毫沒有什麼欣快的感覺,只是感到肩上挑起了沉重的負擔。’

李光耀對當時前景的評價慘淡。不過和當年的不少其它殖民地領袖一樣,他很明白應該怎樣向外界展現出一幅道貌岸然的形像。這或許同他們很多人都接受過一流的英國教育不無關係。印度首任總理尼赫魯上的是英國本土的哈羅公學,李光耀去的是專為英國高級殖民官員子弟和最優秀的本地人學子設立的新加坡萊福士學院。由此,李光耀見到地球任何角落的一位英聯邦國家的首相總理,都不難找到共同語言。

與眾不同

我覺得就這一點來說,我們確實很幸運,因為英國人為我們提供了教育。當然這種教育是有傾向性的,我學了大英帝國的歷史,學了跟我自己國家花草樹木全不相干的詩篇,不過我後來和英聯邦其他國家的人交流時發現,他們也有類似的制度,他們也學了同一些莎士比亞的14行詩,等等。’

李光耀告訴菲裡浦斯,總體來講,他對自己所見到的英國印象還是非常好的。他感到英國社會紀律嚴明:我記得我第一次從特拉法佳廣場,還是皮卡底裡的地鐵站走出來的時候,看到那裡有個報攤,各種報紙擺在那裡,旁邊放著一盒子硬幣。沒有人看著。我見到買報的人放進鈔票,自己再找出零錢來。我深呼了一口氣,說,這可真是個文明的社會。現在這都看不見了,真是可惜,不過當時我非常年輕,才20出頭,這件事給我的印極為深刻。’

李光耀當時剛剛在日本統治下的新加坡生活了三年半,他說,那是畢生難忘的經歷,讓他深受教育:菲裡浦斯問他當時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什麼,李光耀說,那就是日本推翻了英國在那之前樹立在人們心中的種種概念。‘他們當時根本不把日本人看在眼裡,這些都是些矮小的人,手裡拿的步槍刺刀幾乎比他們個子還高,他們又個個都是近視眼,哪裡打得過英國人?況且新加坡也建的就像一座堡壘。可是他們打仗就是厲害,結果打敗了英國軍隊,從而也就摧毀了英國優勝的迷信。’

那麼您是不是對英國人感到失望?‘‘失望? 我們結果讓自己受了三年半的日本統治,那根本是一場惡夢。至於失望,那是後來解剖屍體時候的事情。發生時,我們的感覺就像是黑暗年代降臨了,因為日本人很殘暴、很無情。’

‘這段經歷是否從根本上影響了您,促使您後來追求新加坡自治以及最終的獨立 呢?‘‘那當然。因為它給我們上了一節課,讓我們對權力有了認識。’

李光耀繪制的畫面自有其服人之處:一個劍橋教育出來的民主政治的信奉者如何在冷酷的現實面前被迫放棄了西敏斯特模式的議會民主制度。這大約也就說明為什麼儘管李光耀在經濟和國際上都取得了輝煌成就,但很多人聽到他的名字還是聯想到一位因為覺得有礙整潔便禁了口香糖,或是因為行人過街走錯了地方就會把他關押起來的政客。他認為是紀律的問題,別人卻稱之為專制統治。

現在70多歲的薩伊德﹒扎裡在新加坡獨立時是位激進的青年記者。在獨立鬥爭年代,李光耀是他所在報社的法律顧問。但是新加坡成立之後剛幾年,扎裡同李光耀在新加坡是否應加入馬來西亞這件事情上觀點不一。他獲選擔任一個新組建的激進政黨領導人。但是過後才幾小時,便在清晨四點半聽到了敲門聲。

薩伊德﹒扎裡說,他下樓發現,整個房子都被持槍的軍人包圍了,是英軍的廓爾卡士兵。‘他們如臨大敵,就像在追捕什麼恐怖分子領袖似的。他們吼著各種指令。當時我妻子懷孕六個月了,我對她說不要擔心,他們就給我扣上手銬,帶到監獄去了。’

扎裡說,他被囚禁17年,始終沒有送上法庭受審判。他認為這裡的原因在於李光耀本人的政治考慮,在於李光耀不想僅僅在新加坡這樣一個小小的島國玩弄權術,而想要在整個馬來西亞去盡情施展,而像他這樣的人有礙於李光耀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

把自己的朋友或盟友關起來是很難作的事’ ‘對李光耀來說這並不難,因為一旦他自己的政治野心受到挑戰,你就不再是他的朋友了。‘英國人希望在新獨立國家成立時能夠有強有力並且受人民擁護的領袖,填補自己遺留的空缺。這種願望總體而言可以說實現的還不錯:在國際社會的歡迎聲中昔日的首席部長獨立之時搖身一變就成了總理、首相。問題在於他們習慣了這種地位,往往就忽略了原先計劃的另一部分,那就是要讓別人偶爾也輪上執掌政權的機會。所以,穩定確實是穩定,不過要說這些國家獲得了自由,恐怕還是差了一點。

這些第一浪潮的後殖民年代領袖往往還有一個重要構成的因素。他們本人通常都是中產階級專業人士,不過他們的政治基礎往往在某一個民族當中。就李光耀而言,他的基礎是在新加坡的華人當中。約翰﹒約翰斯頓爵士在獨立時在殖民廳遠東部任職。

那時候正召開憲政會議,我就把李光耀請到我所屬的牛津劍橋俱樂部吃了頓飯。他受過良好教育,所以那頓飯吃的很愉快。結束的時候我對他說,光耀,你想不想參加這個俱樂部?我們推廌你絕對沒問題。他對我說,老兄,這哪裡能行? 我回去以後怎麼能告訴人家我參加了殖民統治者的紳士俱樂部呢?’

菲利浦斯就此詢問李光耀,問他做此答復,理由為何?

我又不是英國的精英,參加的話要算是假冒的人。當然他們對我的接待很不錯,不過這大概也是個身份認同的問題吧!’

李光耀上任總理後,時而總要發表一些反對殖民主義的言論。但這些往往趨於形式所迫。到了關鍵時刻,例如英國決定從新加坡撤走軍隊時,他又趕忙返回唐寧街,勸服當時的首相威爾遜不要這麼做。

其實,我們完全可以拿李光耀作為藍圖,撰寫一份後殖民年代領導人招聘廣告裡的條件。廣告內容大致如下:‘尋找一位新國家領袖人才,上乘薪水,提供免費住房和車輛,並有大量出國機會。合同期限,初步定在四至五年,但對適當人選亦可成為終身職務。求職者須有高超政治手腕,對英國生活要瞭解透徹,並必須享受自己國家至少一個民族的擁護,最好是佔人口最多的民族。另外,須有膽識,在必要時刻宣佈戒嚴,並樂意囚禁昔日的朋友。否則難以完成任期。’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