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对华投资1/5在广东

05/09/13

作者/来源:南方报网 http://news.hexun.com

  新加坡-广东合作理事会第五次会议上周五在广州谢幕。会上,双方就2013-2014年度经贸、城市规划建设、交通物流、社会管理、教育培训以及中新广州知识城建设等14个方面确定了30项合作计划,签署了9个项目合作备忘录和框架协议。返程前,新加坡交通部长、“新加坡-广东合作理事会”新方联合主席吕德耀接受了记者记者的独家专访。

  粤是新第12大贸易伙伴

  新加坡去年在中国的投资额为60亿美元,其中的1/5投资在广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并且会越来越重要记者:您怎样评价这次广东之行?

  吕德耀:23日上午我们参观了深圳前海,很高兴看到了很有前景的贸易合作机会,还有美丽的城市景观。近几年我多次来广东,但我4年没去过珠海和深圳了,进步非常快;横琴、前海的规划对这两个城市来说都是非常令人振奋的发展。我认为此次来访最重要的事当然还是双方合作的问题。

  记者:您觉得双方在哪些领域能紧密合作?

  吕德耀:我认为新加坡和广东的合作在许多领域已经是比较紧密的了。譬如,在贸易方面,如果把广东看成独立经济体来说的话,那他会是新加坡第12大贸易伙伴。

  同样,我也看到更多的广东公司来到新加坡投资,去年就新增12家企业;像华为、腾讯、中兴这样的大企业早就进入新加坡了。我们之所以办新加坡-广东合作理事会,就是因为我们认识到文化、传媒等其他方面同样非常重要。还有旅游的交流,去年有45万人从新加坡来广东旅游,有27万人从广东去到新加坡,我们希望这个数字会不断上升,希望新加坡与广东有更多的交流。

  记者:请您再介绍一下新加坡与中国的贸易与投资现状。

  吕德耀:中新之间的贸易和投资现状都非常好,去年中新之间的贸易额大约1000亿美元,20年前可能只有5亿美元,所以20年间增长了200倍。我们在贸易方面的合作关系不断加强。

  认真倾听企业的声音

  要认真去倾听企业的困难,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的障碍,征求他们的意见,然后着手去改革,一步步踏实去做。

  记者:为吸引全世界销往亚太地区的货物集中在新加坡转运以及强化货物集散地功能,新加坡制定了“自由贸易区法令”,并于1969年9月在裕廊工业区的裕廊码头内设了第一个自由贸易区。今天,广州的南沙新区也提出要建设自贸区,期待分享自贸区之新加坡经验,请您谈谈。

  吕德耀:要想成为一个高效的自贸区,要减少进出口限制,这需要很长的过程。还有就是政府要靠近产业,要了解他们的困难和需求,从而改善政府服务的程序,并不是说政府把这些步骤放在网上就行了,而是要重新安排流程。

  记者:对南沙申报建设自贸区,您有哪些建言?

  吕德耀:如果要给一点建议的话,我们政府官员可能认为自己知道的很多,但需要告诫自己,要认真去倾听企业的困难,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的障碍,征求他们的意见,然后着手去改革。这就是我们的经验,一步一步踏实地去做。

  记者:中新知识城是广东与新加坡的合作结晶之一,这个项目已经实施5年了,是否按照预期目标在推进,取得了哪些成果?

  吕德耀:知识城进展顺利。目前我们主要聚集在起步区,可能有6-7平方公里,双方的团队都在努力地工作,现在核心区面积已经扩展到32平方公里,有超过20家企业已经进驻中新知识城。与此同时,商业和居民配套也在建设中。相信知识城能吸引优质的机构和公司。

  对一些正在寻找工作和居住地的人来说,知识城有优质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这是第一位的。而对于投资者来说,当你讲到知识城,就会想到知识产权保护,这一点是目前其与新加坡知识产权办公室紧密合作的重要部分。知识城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与国际水平相当,这需要新粤共同努力。最重要的是你要给投资者最好的承诺,并实践承诺。

  记者:新加坡的产业机构呈现哪些特征?

  吕德耀:在过去的几年,我们更多地转向创新密集型经济。而之前,知识密集型经济可能是主导。两者有什么不同呢?创新密集型经济不是让你吸引知识,而是要求你不断创造新知识,并将其转化成产品和服务,为市场创造效益。我们寻求更高质量的投资,当然也寻求更好的研究与发展,这也是创新密集型经济的一部分,政府投入更多放在研究领域,在产学间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很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这对创新型的技术和知识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以开放姿态参与竞争

  我们保证有坚实的基础、良好的教育、和谐的社会、团结的人民、强有力的领导,这些让新加坡一直保持良好的状态记者:新加坡制造业和工业约占贵国GDP的30%,是否也同样受人力成本和货币升值等因素的影响?吕德耀:首先,我们要保证制造业有一定的核心比例,因为高质量、高附加值的制造业会创造更好的工作机会。我们并不认为要完全地削弱制造业,而代以发展服务业,这不一定好。大概保证制造业20%-25%的GDP占比是比较理想的。

  记者:您认为今年以及未来的几年,新加坡和全球经济所面临的最大下行风险是什么?

  吕德耀:新加坡一直以开放的姿态参与国际竞争,对我们来说,我们保证自己有坚实的基础、良好的教育、和谐的社会、团结的人民、强有力的领导,这些会让新加坡一直保持良好的状态。年轻人的失业问题是全世界很多国家都面临的,目前新加坡的情况还在可控范围内。我们的财政坚挺,投资也不错,国家和人民都在一起努力。

  记者:新加坡将如何建设更公平的社会?

  吕德耀:这个问题我们总理在国庆当天也讲过,政府将强化社会安全网,降低人民所承担的医药费风险,进一步确保每个国民都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组屋、分享国家发展的成果,通过让教育体制保持开放和确保社会流动性,使每个阶层的人民无论贫富都有机会提升。

  事实上,许多人拥有可观的存款,新加坡经济态势良好,政府支出都会考虑到回馈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数额每年都有调整,可能有数千元。

  记者:新加坡已经是人民币结算中心,如何让更多的中国企业分享这一机制下的红利?

  吕德耀:我想新加坡成为人民币结算中心的好处并不仅仅关乎人民币或者新币,这只是一方面的好处。另一方面,不仅是面向新加坡市场,而是从这里进入区域,从而走向全球化,这才是最大的利好。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