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顯龍訪華

28/10/05

作者/来源:何晶、廖雷 國際先驅導報 http://news.sina.com

深秋的北京漸泛涼意。傍晚暮色中,人民大會堂東門外廣場的檢閱台上,瘦高身材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同精神矍鑠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並肩而立,在轟鳴的禮炮和兩國國歌聲中檢閱中國人民解放軍三軍儀仗隊。

繼出訪美國、日本之後,李顯龍將在中國完成其上任後展開的大國外交的最後一站,這也代表了中國在新加坡外交上的特殊意義。

用中文“祝願中國成功”

10月25日上午,在中共中央黨校的演講是李顯龍訪華的第一場正式活動,出席演講的學員包括了省部級和廳局級受訓幹部約700多人。

據了解,李顯龍是首位用華語在中央黨校發表演講的外國政要,他的講題是 《中國在新亞洲的和平發展》。他在演講後以英語回答學員的提問。

李顯龍指出,中國要落實和平崛起的概念,有賴于三大策略,包括處理好同美國、日本、印度等大國和亞細安的關系;和其他亞洲國家共同建立一個開放的區域框架;並加強與世界體系的相互促進關系。

“改革有如手中的冰棍,如果行動不夠快,轉眼就會溶化成水。”今年8月,在新加坡獨立40周年的華語演講中,李顯龍曾援引6月底訪新的中國吉林省省長王氏的話解釋必須加快改革的原因。那次演講中,這位哈佛大學畢業的總理15次提到中國,字里行間流露出對中國發展的贊美和學習之意。

這一次,在黨校的演講中,這位總理再次用中文重申“新加坡希望中國成功”。“新加坡能從中國的增長中獲益,因此新加坡祝願中國成功,願意在中國轉型的時刻略盡綿力,並希望成功的中國能積極參與亞洲的發展。”

中新關系“神速恢複”

李顯龍在就任總理之前給中國大陸的“見面禮”是很讓人不愉快的。2004年7月10日至7月13日,他不顧中國大陸的勸告,以“私人身份”訪問了台灣。

早在1991年大陸與新加坡建交前,新加坡副總理王鼎昌、吳作棟等人都曾訪問台灣,但中新建交後,即使新加坡資政李光耀到台訪問,已經非常低調。新加坡曾是當年“汪辜會談”所在地,新加坡領導人總希望在兩岸緩和的進程中發揮作用,既可以提高新加坡的國際聲望,也可以從兩岸撈到實惠。然而,李顯龍的訪問無論以何種形式何種借口,都違背了新加坡政府關于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的承諾,也被輿論形容為“薄冰上跳舞”,自此中新關系跌入低谷。

之後深切認識到訪台之舉得不償失的新加坡政要在不少國際場合重申反對“台獨”的立場,中新關系才開始逐漸回暖。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去年11月19日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會見了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胡錦濤強調,中國核心利益須得到尊重。李顯龍表示,他意識到赴台對中新關系帶來了影響,造成了困難。他說,新方希望不斷鞏固和發展同中國的關系。2004年11月28日,兩國總理又在老撾萬象進行了會談。

2005年2月,新加坡外長楊榮文到訪中國,中國成為其出任外長後訪問的除了東盟國家外的第一個邦交國。在與中國外長李肇星會面之時,楊榮文直接轉達了李顯龍總理和其他新加坡高層領導人計劃年內訪華的意願,而中方也表達了國家領導人希望訪新的願望。中新關系已然走過一段“神速恢複期”。

2005年3月,新加坡拒絕台灣進行環球旅行的所謂敦睦艦隊官兵上岸。新加坡原本是台灣“敦睦艦隊”訪問次數最多的國家,但這次,新加坡政府認為,敦睦艦隊由申請遠航訓練改為申請靠港,大有“宣示主權”之意,因而不准艦隊入港停靠補給,再次彰顯新加坡在兩岸問題上的立場。

願做中國“天然門戶”

就在這種既有厚重歷史傳承,又有細微差異,有時甚至還會出現困難和挫折的複雜關系下,中新兩國如何在全球化浪潮加強合作成為兩國政商各界高層人士的探索目標。

此次訪問中,淡馬錫控股的首席執行官、李顯龍夫人何晶女士也隨訪而來。在參加溫家寶為此訪舉行的歡迎儀式時,這位步伐穩健的短發女性特意身著色彩艷麗的新加坡特色服裝。

新加坡政府全資擁有、以新加坡古稱命名、旗下囊括幾乎所有新加坡最重要、營業額最大企業,所持有的股票市價據稱占整個新加坡股票市場近五成的淡馬錫控股先後投入數十億美元巨資,分別入股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和民生銀行,並表示有意投資中國的大型民營或國營企業,包括金融、能源及其他基礎設施領域的項目。

25日傍晚李顯龍總理在釣魚台國賓館為淡馬錫控股北京代表處主持開業儀式時指出,“它們在中國的投資都是經過嚴格的商業評估後做出的決定,顯現了他們對中國經濟未來發展潛力的信心。” 同時他形容新加坡是中國公司與東南亞及其他區域國家商業往來的 “天然門戶” ,促請中國企業利用新加坡作為它們 “走出去” 的第一站。

溫家寶也建議兩國保持高層互訪勢頭,加深政治互信;提高雙邊經貿合作水平,進一步擴大相互投資,希望新方在參與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和西部大開發等方面取得新進展。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