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港星人口有异建屋争锋不宜

22/08/13

作者/来源:新报 http://www.hkdailynews.com.hk

在刚过去了的星期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乘国庆群众大会,公布了他的施政大计,其中包括了扩建樟宜机场等多项刺激经济项目,提供更强的社会安全网,例如医疗、教育等等,但最为人所譁然的,莫过于协助基层置业,其幅度到达只要有6,000元的月薪,便可以购买到一房一厅的单位。

一向以来,新加坡和香港这两个城市,是竞争对手,大家常常互相比较,现在新加坡发出了这等豪言,同时也等于在香港投下了一块巨石,激起了很大的迴响,令到港人舆论纷纷,并且以此作为比较。

地理人口有差异

正是「人比人,比死人」,新加坡和香港的客观情况并不相同,如果强硬要把两者来相比,对于政府是很不公平的。但是,如果从正面的角度去看,以及从科学的角度去看,拿新加坡和香港去比较,看看有甚麽是可以用来借镜,用来改善香港的环境,这也不失为一件积极而有意义的做法。

新加坡和香港都是自由城市,崇尚自由经济,而两者都是位于地理海运的中枢点,新加坡比较靠近中东和欧洲,香港则比较靠近日本和美国,大家互不吃亏。然而,新加坡是一个独立的城市国家,香港在回归了之后,则是中国的一部份,从这方面看,西方资金对于新加坡的信任程度比较高,也是可以理解的。

本来,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大做中国生意,可以从中国之得,弥补其失去的部份,近年来中国的资金流入香港,以及自由行带来的商机,就是其中的两大项。所以,从这方面去看,香港和新加坡的情况是对等的,我们也用不妄自菲薄,认为自己的客观情况不如对方。

一个城市,有一个最简单而有效的人口政策,去增加收入。这种做法就是一方面引入高竞争力的新移民,例如专业人士,从而增加自己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就是引入低技术劳工,提供廉价劳力,大前提是这些廉价劳工不能得到本地的公民权,以免扯低了国民收入。在这方面,新加坡是做到很彻底的,但是香港,却是显然差了许多步。

但从另一方面去看,这种做法也会衍生很多的社会问题,亦会衍生很多的公义问题,像美国和欧洲这种文明国家,便不普及推行这种没有公民权的廉价劳工。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新加坡的做法,对经济比较有利,但是,我们也不能够说,香港的做法比它坏上很多。

生活水平胜彼邦

新加坡政府是威权政府,强政励治。我们可以说,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政府的权力和威信是必要条件,不过不是充份条件而已。今日香港人当然深知一个事实:我们的政治内耗,大大的损害了我们的竞争力,也严重的拖香港发展基建、促进经济、为市民提供福利的竞争力。然而,很多香港人亦不满意新加坡没有自由,政府处处限制人民。究竟我们喜欢的是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抑或是自由度少很多,但是发展的速度也快得多,这需要市民的共识,才能定夺。

在土地发展方面,新加坡固然是优胜于香港,而新加坡的人均居住面积是香港的一倍以上,亦叫人汗颜无地。但是,我们亦别要忘记3个基本的事实:第一,新加坡有一个强大的公积金制度,人民能够自由运用的现金收入,远远低于香港人。在衣服、食物等等基本需求的支出,新加坡人的生活水平是远远比不上香港人的,唯独是住的一项,新加坡人才远远的超前香港。

第二,新加坡在1965年立国,跟进行了一场土地改革,换个中国的说法,是「斗过了一次地主」,所以新加坡政府在控制土地方面的能力,是远胜于香港政府的。所以,他们发展土地的能力,也远胜于香港。

第三,新中国在1949年成立,之后的三十多年间,国人大量偷渡到香港,令到当时香港的人口增加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新加坡。这种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唯独香港独有,新加坡并不存在。当然了,在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了以后,港英政府囿于每年50公顷卖地的限制,不能解决历史的房屋不足问题,曾荫权政府则因勾结权贵,宁愿去养肥地产商,也不去改善市民的居住环境,这也是今日香港房屋不足的问题之所在。

临渊羡鱼不实际

从以上的讨论,我们可以得出,如果单从发展的方面去看,香港的确是不如新加坡,但是我们也有很多东西,是新加坡所没有的。一个政府的施政,必然有其优点,也必然有其缺点,两者往往是并存,而不能只要优点,而不要缺点的。我们应该的,是在这些优劣之间作出取捨,正是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但是结网既要花成本去买材料,也要用上大量时间,用网去捕鱼更是辛苦之极的粗活,但要得到鱼,这些牺牲是必须要付出的。

或许,有人亦会说,这麽辛苦,只是为了吃鱼,我倒不如悠閒地生活,看看鱼,也生活得蛮有趣的。究竟是羡鱼还是捕鱼,纯属人们的价值观,人人的价值观都不同,那只有让市民去集体决定了。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