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解读王赓武报告书

08/09/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王赓武报告书的正式官方名称为:南洋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这份托名课程审查的报告书不过是方便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因为其内另有文章。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也只有制药与卖药的江湖郎中最为心知肚明。外人要何如解读这份报告书?南详大学始终是一个政治课题,王赓武报告书也是为人民行动党的政治利益服务,所以解读这份报告书,应该是从新加坡本土政治斗争中的反华人政治角度去理解。

新加坡政府通过政治手段夺取了南洋大学理事会的控制权后,另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随之来临:要如何为南详大学重新定位?这也就是说,未来的南洋大学应该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而王赓武报告书的基本目的,就是要塑造一所符合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意愿的大学。

首先,委员会报告书是在短短的4个月之内急就章下完成,为何这般匆忙?长话短说,是因为人民行动党和马来政治之间的关系已经濒临决裂,新加坡即将脱离马来西亚。剑桥大学历史学者哈柏有一个说法:李光耀假借内部治安委员会的决策来打击自己的政敌。按这一说法,可以推论王赓武报告书是要尽快在新加坡独立之前完成。这是因为报告书的无穷后患,可以从追溯而转嫁到马来西亚时代的中央政府。21年后,王赓武在1986年8月的访谈中一开始就点出:有一点最重要的是新加坡当时刚参加大马联邦,并未独立,一定要清楚这个背景,因为参加了大马,所以新加坡各方面要适应大马环境的需要,无论教育,劳工…。受访者提出这样的一个开场白,用意何在?此乃,此地无银三百両,画蛇添足的点出了个中玄机。

其次,课程审查委员会是从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被审查的南洋大学?美容行业的广告,往往是以美容之前后的形象,来表达其技艺的高超性以招徕客户。同样的,委员会也是以充满信心的喜悦来传达报告书的美好效果:实施后的南大未来毕业生所达到的程度,就可媲美其他有地位大学的毕业生。由此可以一览无余的窥探到,课程审查委员会的先入为主的偏见:南洋大学是沒有地位的大学。无疑的,这个看法也就是人民行动党,新加坡殖民政府和李光耀政府的看法。这个推理是很简单的,道不同不相为谋,能够合作的各方必然在观点上有一个共识。此外,委员们要不是能善解政府心意,也上不了课程审查这一艘船。

其三,报告书通过各种不同的手段,去达到全盘西化南洋大学的政治目的。报告书开宗明义指出:不应该只招收华文中学毕业生,要招收其他源流学生。言外之意是,南洋大学必须放弃华文教学谋介,使用英文教学以容纳其他源流学生。另外,只精通华文不符国家利益,如不能精通三种语文,至少要精通二种语文的这一要求。这也无非是再次强调必须放弃华文教学。大胆建议改中文系为汉语系,更是直接了当的改变南洋大学的未来发展轨迹。报告书真正的意图是:除了消灭华文为教学媒介之外,要更进一步把中文系降格为汉语系。什么是汉语系?在西方,汉语系是指用英文研究中华文学。这一项建议也就等于是说,中文系学生应该看英文版本的红楼夢,而不是看曹雪芹版本的红楼夢。换言之,以英文教学华文。

其四,报告书试图塑造华文沙文主义形象。在反华人政治心态下,新加坡官方文献是以亲共,共产党,共产党同情分子,极端种族主义者,左翼分子,马克思主义者等等的形形色色词汇,来描述与形容包括南洋大学学生在内的华文教育者。那么,报告书是如何塑造一个南洋大学的华文沙文主义形象?停办现代语言文学系,把大学学习外国言语文学的环境彻底消灭。马来文在荣升为国语之后,马来文学士课程就不是外国语文,虽然华人学习马来文学还是一个外文学习。语言中心不给学位,只教授初级与中级外语,是语言教学,不能等同外语文学学系。所以停办现语系的英国文学系之后,南洋大学就是一个没有外语学士学位的单文化大学,只有中文系学士课程。因此,透过这一个单文化皮影的投射,南洋大学就成为一所华文沙文主义大学。这是因为在反华人政治意识下,华人学习与研究本族文化文明的热忱,是被妄加指责为华文沙文主义。

其五,停办教育学系就等同否定了南洋大学培养中学师资的创校宗旨。人民行动党政府在1961年改华校三三制为四二制,从根源上切断供应南洋大学的华校六年制中学毕业生,因为南洋大学章程不能录取四年制中学毕业生。停办教育系等同停止南洋大学为中学提供师资来源。显然的,政府政策是要从学生来源与师资供应两头齐齐切断,来全面消灭华文教育体系。由此可见,委员会是按教育部本子办事,为人民行动党的政治利益服务。委员们也了解到这一建议否定了南洋大学的创校宗旨,所以直接言明有关教育课题不在讨论范畴之内,也与委员会无关。此地无银三百両,这也可解理解为停办教育学系,的确是奉旨行事。

其六,南洋大学停办化学工程系,让马來亚大学承办的建议,更是凸显了报告书的偏见与私心。首先,认为化学工程系没有社会需求是一个非常无知的说法,因为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新加坡是一个国际炼油中心。其次,即然是一个社会不需要的学科,国家又何必浪费宝贵资源让马来亚大学承办?委员会又为何要在南洋大学的报告书里建议让马来亚大学承办?外人无从知道个中情况。想必是委员们是知道化学工程系,是一科对新加坡经济发展极为重要的科学工艺。因此,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委员会奉旨行事。

其七,建议改政治系为政府与行政学系的更直接说法是,停办政治系,另设政府与行政学系。严格说来,政治系和政府与行政学系是两个不同的学系,因为其各别中心思想有异。政治系的中心是,研究社会在分配有限经济资源时的冲突与其解决方法,而政府与行政是这门学问的其中一个课题。前者是一个哲学范畴,后者是一个技术范畴。停办政治系,无非是避免培养有政治思考能力的南洋大学毕业生,在社会民生课题上提供另类政治选择。创办政府与行政学系可以理解为,培养亲人民行动党的政府公务员。这一点也可以看成是奉旨行事。

其八,历史系不应着重中国史,应着眼东南亚历史,尤其是马来西亜史。这一个建议从表面上来看是无可厚非的,但往深处想想却又似乎是另有文章。南洋大学研究中国史,特别是中国与东南亚之间的历史关系,是可以发展为历史系的一个核心学问。按这一个方向发展,就是走向庒竹林新新计划中的:南洋大学创办东南亚研究院,从中国历史中探寻东南亚的古历史。事实上,新加坡早期历史中的龙牙门是淡马锡的错误认知就是误解元代《岛夷志略》。让历史系发展为东南亚研究院是万万不可能的事。委员会不能够停办历史系也就只能指出一条没有发展前路的方向。这又有何道理?西方对东南亚的研究是在重商主义后的殖民活动,由葡萄牙与西班牙往东方寻求香料与珍奇珠宝开始。东南亚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西方人撰写的历史。所以着重东南亚历史也可以理解为用英文教学历史。另外,着重马来西亚史也无非是减少历史系的学术活动空间。所以这一建议可以看成是,先裁断了历史系发展为东南亚研究院的可能方向,再把历史系摆上以英文教学的轨迹上。无疑的,这是要约束南洋大学的学术发展空间。

其九,把中文系降格为汉语系是实行以英文学习中华文化。历史着重东南亚历史也是试图以英文教学历史课程。建议理,商两学院以英文为教学言语则更是直接了当的指示。显然的,王赓武报告书的真实意图就是英化南洋大学。然而从反面的角度来着,报告书对理商两学院的评介,也证实了英语在南洋大学是相当普及的。换言之,庒竹林的双语文南洋大学是有一个坚实的基础,並非妄想。更重要的是证实了,南洋大学接受英文是科枝言语的社会现实。南洋大学在维护本族语言文化的同时,並不排斥学习与掌握英文言语。更重要的是,华校生从本身文化在殖民主义下的蹂躏经验,能够体会并同情马来文化所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所以南洋大学学生支持马来文为国语,并热心学习马来文。南洋大学是双语文大学,不是沙文主义华文大学。

综合来看,理解王赓武报告书是一个政治工具用以消灭华文教育体系的解读,是有其理论上的根据。换一个说法则是,报告书是要彻底否定南洋大学创校的宗旨。南洋大学创办宗旨有2大要点:是华文教育体系的最高学府,以及为中学提供师资。否定了这2点宗旨,王赓武报告书也就否定了南洋大学存在的实用价值。

回头想想,关闭南洋大学的腹稿或许早己敲定。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不过是等待那吉利时日方将之实行。在政治上这一策略称为渐进主义:慢慢的逐步蚕食,通过环境的渐进改变,在不知不觉中达到原定目的。形象的说法是:用温水煮熟青蛙。另外,按人民行动党的白狗偷吃黑狗当災策略:新加坡要不是脱离了马來西亚,南洋大学会更早的被关闭。这是因为卅政府可以把关闭南洋大学的历史责任转嫁中央政府。显然的,人民行动党是深切的了解到,关闭南洋大学是有其严重的历史后果。这也是为什么新加坡政府要在多年后动员复名南详大学以试图模糊历史。南洋理工大学在复名失败后更要篡改历史,以湮没关闭南洋大学的史实。同样的,日本人的历史也没有南京大屠杀一回事。南洋大学历史是否确是如此?还有待后人进一步考证。胡适说: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诚然,要解读南详大学历史这是唯一途径。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