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去中国化

28/07/13

作者/来源:痞客邦 (18-5-2008) http://followmyheart.pixnet.net

台湾去中国化,应该向新加坡取经

国民党讚赏新加坡,民进党讨厌新加坡,但两者讚赏和讨厌新加坡的原因,都只流于片面,皆忽略了其中一些重要的关键,那就是新加坡的去中国化,以及其国民之自我身份认同!这些都是新加坡值得学习的地方,也是新加坡独立建国后能迅速崛起茁壮的部份关键;但蓝营那些歌颂新加坡安定繁荣的人对这些关键都选择性地视而不见,而绿营又只顾批评新加坡的独裁苛政,却忽略了这些值得台湾学习的关键之处。

新加坡的人口大部份都是华人,如果追本溯源,这些华人都是源自中国人移民。然而,在这样的人口结构之下,新加坡的取向却是去中国化,走向国际化,而且她走这条路走得颇为成功,今时今日的新加坡,可算是世界公认的先进富裕亚洲国家之一,她爬上这个地位,过程当中并没有沾中国的光。

英语在新加坡佔重要的地位,虽然,一些新加坡式的独特英语常被诟病,但总括来说,新加坡人的英语能力在亚洲华人中仍算是平均比较高;而培养国民的英语能力,以及塑造国际化的社会气候和城市配套,也是让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易于和国际接轨的重要手段之一,同时也能让国家和佔大部份人口的华人国民不会太局限于华语世界和中国文化之中。

在国民的自我身份认同方面,新加坡国民都认同自己是新加坡人。如果在新加坡随便找一些新加坡华人问他们是哪裡人,相信得到的答桉全部都会是「新加坡人」,而不会有人答是中国人;就算硬是要再进一步追问他们的族裔,所得答桉也是「华裔」或「华人」,而不会说是中国裔或中国人或中国某某省的人。假如有新加坡国民自称是中国人或中国某某省人的,那人极可能是刚从中国大陆移民到新加坡的新移民。补一个小插曲,想起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马英九的新闻,当中马就有提及新加坡人的身份认同问题,话说当年马问一个新加坡人府上是广东哪裡,结果碰了一个软钉子。该新闻有关部份的原文如下,文中的「我」是马英九:『新加坡人刚开始时也有认同问题,我参加救国团亚洲青年育乐营,奉命接待一个新加坡代表,其中一位李先生是新加坡总理的秘书,我问他府上是广东哪裡,他立即说「我是新加坡公民」,我就有点被hurt的感觉,他随后解释,「我们不愿意捲入第三个中国的漩涡」。』(注一)

新加坡独立建国初期,正值中共革命狂热的时期,民族主义高涨,来自中共的政治活动因素亦对海外华侨华人有不少影响。在这个乱局当中,以华人佔大部份人口的新加坡,其政府的策略是和中国尽量划清界线,确立国民身份认同,让身为中国人移民后代的新加坡华裔国民认知他们自己的身份是新加坡人而不是中国人,力保这个以华人佔大部份人口的国家不要去淌中国的浑水,得以明哲保身。新加坡在去中国化和确立国民自我身份认同方面是刚柔并济,在强硬地和中国划清界线的立场之上,也同时很用心地建设经营自己的国家,让国家茁壮,人民生活安定繁荣,自然就会更认同自己新加坡人的身份。

早期曾经被一些中国左派人士视为反华份子的李光耀,后来和中共友好,提倡中华文化,这些都是在新加坡已经奠稳根基,确立自己的国民身份认同,自信自己的华裔国民不会靠拢中国,肯定中国不会对自己的华裔国民产生磁吸效应,在已经确保不失的情势之后才发生的事。其实,在上述情况之下,新加坡政府后来在某些方面挺中共亲中国,某程度上也正是利用对方的独裁和封建文化来为自己的独裁和大家长式管治背书。

同样是去中国化,同样是确立国民的自我身份认同,但手法高低的分别,得出来的结果和评价就是有天壤之别。看看阿扁的经营和新加坡李光耀的心机铺排,两者相比之下,高下立见。台湾去中国化不是不可行,但要行之有道,在努力去除中国对台影响之馀,需要同时为台湾铺排更好的路让台湾人民去走,如果人民觉得走自己那条没有中国的路让自己过得很好,那就自然不会拘泥于中国。如果当初绿营的智囊团能够在某些地方向新加坡取经,以及在蓝营讚扬新加坡经济繁荣社会安定的时候,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提出新加坡的安定繁荣某程度上正是建基于其成功地去中国化和确立国民的自我身份认同之上,那麽,台湾现在走的应该是一条和国际接轨的康庄大道,而不是一条把国家锁在中国的锁国死胡同。

注一:引文节录自联合新闻网2008年3月29日「马英九:我是台湾的总统 非台湾国总统」一文。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