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军队原是以色列造

16/07/04

作者:荆何 日期:2004-7-16 来源:新京报 http://www.gmw.cn/
03pindao/junshi/200407/16/content_59356.htm

据以色列《国土报》15日报道,新加坡军队作为目前东南亚最强大的一支武装力量,本是由以色列人一手组建起来的。

李光耀向以发出请求

新加坡自1965年从马来西亚联邦独立出来之后,新加坡共和国的缔造者、第一任总理李光耀就立即向以色列发出了请求,要求以方帮助建立新加坡的军队。此前,李光耀曾向印度和埃及发出过请求,但都遭到了对方拒绝。

新加坡独立后,英军突然决定从新加坡撤出驻扎的所有部队。新加坡高层认为自己一直处于周边伊斯兰国家的包围中,再加上和马来西亚扯不清的纠葛、国家的安全形势并不是太好,新加波和马来西亚及印尼曾一度处于战争边缘。因此以李光耀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人非常注重发展国防。

六名以军官抵达狮城

1965年12月,以色列少将雅阿科夫·伊拉泽里率领的一个军事代表团秘密抵达新加坡,开始着手当地军事力量架构的完备。从那一天起,以色列和新加坡之间的军事联系得到了加强,后者也因此成为以色列对外军售的最大顾客之一。

以色列少将伊拉泽里率领的军事代表团共包括6名军官,分成了两组。一组由伊拉泽里率领,任务是组建新加坡的国防部门和国内安全部门;另外一组由少将约华达·格兰率领,组建军队的基层力量。以色列人遵循了本国军力的模式(IDF),组建的新加坡军队是由现役部队和后备役两部分组成的。

这些以色列军人还成为新加坡军队的首批培训讲师,不仅向士兵和军官教授基本的训练课程,还负责培训预备役人员。这个代表团的成员都是由后来成为以色列旅游部长的拉哈瓦姆·泽维特训过的,泽维2001年10月在耶路撒冷的一个酒店内被3名武装分子暗杀,就是他绘就了新加坡军事力量的蓝图。

吴作栋盛赞新以关系

新加坡现任总理吴作栋今年5月曾访问华盛顿,针对美国的中东政策,他认为美国和以色列应化解中东穆斯林对它们的仇恨,同时他还对新加坡和以色列的关系做了解释。他说,“我不想被误解。新加坡是以色列的朋友。以色列协助新加坡建立武装部队,让我们生存下来。

当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 即使是美国或英国 — 对新加坡冒着风险建军的做法有充分的信心。我们对此永远都会铭记在心。新加坡和以色列的关系是亚洲国家当中最好的。

军力档案 (作者:谢光耀)

“动感十足” 的东南亚军事强国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新加坡在周边马来西亚、印尼的虎视眈眈下,在国防上的投入是相当巨大的。新加坡国防预算过去若干年来一直占国民生产总值的5%-6%,占政府年度预算的34%左右。

三军人马

三军总人数只有5.58万人,却可以迅速动员战备军人30万。其中陆军4.5万,已经实现全面机械化、高度机动性,拥有M1坦克、BIONIX陆战车,是亚洲最有条件落实“决战境外”的军种;海军4500人,自制世界一流坚韧级登陆舰、购入拉法耶舰与潜艇,实力傲视东南亚;空军6000人,拥有F-16C/D、空中加油机和E-2C鹰眼预警机。这样的军队规模对一个400万人口的城市国家来说是相当庞大的。

武器引进

新加坡国土面积狭小,但拥有一支动感十足的海军。之所以说它“动感”,是因为新加坡海军自1963年创立以来,一直在飞速地发展,今天已经成为控制马六甲海峡的重要力量。1月7日,新加坡海军6艘威武级隐形护卫舰中的第一艘威武号(RSS Formidable) ,在法国洛里昂的法国船舶制造管理公司 (DCN) 船厂下水,新加坡海军的实力又迈上一个新台阶。

新加坡2001年初就宣布将军费提高6.5%,超过100亿美元,另外,新加坡与美国政府还签订了一份购进12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的合同,交货时间是2005年。

军事战略(作者:谢光耀)

“全面防御” 的 “毒虾”

新加坡国土面积狭小,没有战略纵深,因此必须能够“御敌于国门之外”。为此,李光耀提出了著名的“毒虾”理论,即新加坡应成为“能产生剧毒的小虾”,既能与“鱼群”共存,又不会被“大鱼”吞掉。这实际上是强调新加坡武装力量要保持有效的威慑能力,使大国不敢对新加坡轻举妄动。这是新加坡“全面防御”国防政策的重要支柱。

具体来讲,新加坡军事安全战略有三项原则:一是“毒虾”原则。新加坡军事安全战略讲究威慑,一是让对手慑于其军队的战斗力,二是让对手慑于其全民的抵抗力。新加坡有一支在东南亚地区现代化水平最高、有较强的空中打击能力和地面突击能力的精锐部队;除正规军外,新加坡还有25万预备役部队,只要6个小时就能基本完成动员。与此同时,新加坡的经济、社会、民事、心理等诸多方面的应变能力也非常强。

二是“鱼群”原则。新加坡国小人少,军队没有实战经验,单靠自身力量难以确保国家安全。所以,新加坡十分注重联防自保,寻求集体安全,靠集体的力量遏制潜在的敌人。总理吴作栋把新加坡比作一条小鱼,小鱼要活着就要和其他鱼在一起,置身于鱼群之中,靠结群来自保。新加坡的安全体系有3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维持和加强与马来西亚、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的5国联防。第二个层次是推动东盟国家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合作,并创造条件把东盟合作的领域扩大到地区安全方面。第三个层次是支持联合国在维护国际安全方面充分发挥作用。

三是“大鱼”原则。新加坡讲遏制,靠的是双管齐下,既要加入“鱼群” , 又要拉住大鱼。这条大鱼,就是美国。

新加坡认为,“美国是一条友善的大鱼,能阻止其他大鱼到本地区闹事”。所以,新加坡一向支持美国在本地区保持军事存在,并把美国的军事力量引入新加坡。如果有人想吃掉新加坡这条小鱼,除了要考虑五国联防和东盟这两个鱼群外,还要特别考虑一下美国这条大鱼答不答应。如此,新加坡就能借助其他国家的力量达到保卫自身安全的目的。

新加坡,东南亚的“以色列”? (作者:水蓝)

1。与以色列相似,新加坡一直以来试图否认与周边邻国的历史联系,努力割断其中的历史文化纽带。

新加坡用数十亿新元装备军队,采取亲美路线,同时,新加坡还努力对土著居民马来人实行“文化洗脑”。

毫无疑问,新加坡和以色列之间非常友好 — 同享思想战略、同为美国之友。

让我们基于历史事实,在新加坡和以色列中进行一个简要的比较:1从欧洲返回以色列的复国运动犹太人,在英国的支持下,20世纪来到巴勒斯坦,排挤了当地土著;19世纪,来自中国南部各省的移民,同样在英国的支持下,来到淡马锡(Temasik,今新加坡),排挤了当地土著居民。

2。1948年以色列国正式成立,此后,犹太复国运动者着手从历史、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取代当地阿拉伯人;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联邦,建立新加坡共和国,华人占主导地位的新加坡政府也着手从上述各个方面取代土著马来人。

3。美国支持下的以色列在军建上比别处更舍得“烧钱”;新加坡的情况也是这样。

4。以色列对于它的大多数穆斯林邻居怀有敌意;新加坡也不例外,它对于大多数的马来西亚穆斯林邻居怀有戒心。

---

分类题材: 国防_defence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