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941年日军铁蹄踏向马来半岛

30/06/13

作者/来源:天天新报(26-5-2013)
http://roll.sohu.com

  首届“郁达夫小说奖”获得者陈河历时两年,实地寻访,再现了二战时期东南亚战场一段惊心动魄的抗日历史。尤其是为米罗山营地提供医疗救援的卡迪卡素夫人,面对日军的严刑拷打,甚至面对女儿被吊在火堆之上的逼迫,都不曾屈服。日本人投降后她出狱时已半身瘫痪,被送回英国接受救治并获得勋章,但最终因致命的伤痛病逝……本版截取若干章节以飨读者。

  日军横扫马来半岛

  1941年12月,日本军队在珍珠港击毁美国太平洋舰队大部分舰只,即开始了占领东南亚诸国的军事行动。山下奉文中将率领曾在中国战场久经磨炼的日本第五师团,从海南岛出发渡海到泰国,然后从泰国的南部发动突然袭击,势如破竹横扫马来半岛,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打到了新加坡外围的柔佛州。

  此时的英国本土军队在经受过欧洲战场敦刻尔克的大撤退后,被德国人整得焦头烂额。在马来亚半岛的英国殖民地当局虽然声称在半岛的布防固若金汤,但实际的装备和兵力都很虚弱。兵力虽然算起来有8万多,可大部分是从没打过仗的印度和澳大利亚士兵。而日本方面则是从中国内地调过来的身经百战的第五师团,山下奉文几乎是饿虎扑食一样横扫了马来亚半岛。此时英军已溃不成军,他们用四条运输船将英国妇孺侨民先行撤出了新加坡,并已预料到战败的结局。

  在新加坡这个并不很大的地方,聚集着很多华人政商精英和大量资金财富。最有名的是一代巨商陈嘉庚,而许多少壮实业家也都资产雄厚。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这里的华侨筹赈总会为国民党政府募捐了巨额资金,给了蒋介石财政上很大的支持。蒋介石本人对于新加坡这个地方也特别重视,就在新加坡沦陷的前几天,还派国民党要员郑介民(后来成为军统局长)前往新加坡视察,安抚侨团。因此,当日本人兵临城下时,华人社会也在紧急动员之中。

  英军撤退与郁达夫失踪

  就在新加坡陷落前不久,英国殖民当局和军方做了几件耐人寻味的事情。一件事是联合以华人为主的马来亚共产党游击队共同抗日,另一件事是组织华人抗日义勇军上前线参加新加坡保卫战,义勇军包括工人、学生、店员等,而英军配备给他们的武器竟然是一些十八世纪的双筒猎枪。

  当时新加坡华人已有一个华侨抗敌动员总会,会长是陈嘉庚,宣传部里有郁达夫,武装部的林江石是刚被英国人从监狱里释放出来的马来亚共产党,还有一个劳工部长林谋盛。陈嘉庚在得知英国人要驱市民以御敌的做法之后坚决反对。英军六七万兵力尚未能守住新加坡,怎可派这些从未受过训练的千余华人上阵御敌?

  1942年2月1日,新加坡即将沦陷,英军自己开炮炸毁了柔佛州的长堤,并焚烧了十几个储油罐,全城浓烟滚滚。陈嘉庚十分愤怒,觉得英军此举实在狡猾残忍。英军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让日本人把仇恨转到华人身上,从而让欧洲人脱身。这些临时拼凑的华人义勇军如上前线御敌,非但人人会成炮灰,敌人入城之后必因此而全面屠杀华侨。

  陈嘉庚决定立即离开新加坡。因为他知道一旦被日寇抓获,日本人会利用他获得更多东西。然而,另一个人就没那么幸运,那就是郁达夫。郁达夫和胡愈之等人逃出新加坡,坐着一叶小舟到了苏门答腊。可他却没有办法再渡海向前回到祖国,只能化名赵廉隐居在小岛上。一次他和本地人外出时遇见一个日军队长问路,他忍不住用流利的日本话给他指了路,日本人对他敬礼道谢。从那之后,他常被日军叫去当翻译,最后他的“著名作家郁达夫”的真实身份也给日本人知道了。

  郁达夫在岛上娶妻生子,和当地人融合得很好,为当地做了很多好事,还开始做起利润颇高的生意。日本人投降之后,他希望能回到新加坡。一天晚上,他和朋友在家聚餐,有个本地青年喊他出来说句话。他对朋友和家人说去去就来,结果就失踪了。当地有人看见那青年带他出来后,是坐一辆小汽车走的,那时小汽车只有日本人才有,因此推断是日本人杀了他。因为郁达夫知道很多事情,日本人怕以后被审判时郁达夫会出来作证,所以要灭口。多年后一个叫铃木正夫的日本人自称找到了当年掐死郁达夫的日本宪兵,可是郁达夫的尸骨却一直没找到,郁达夫之死也就成了永久的谜。

  日军飞机轰炸新加坡

  1941年,卡迪卡素夫人和卡迪卡素医生及三个孩子住在马来亚北方城市怡保。这座因开采丰富的锡矿而迅速繁荣起来的城市,已经成为富饶的霹雳州的首府。

  卡迪卡素夫人婚前的名字是西碧儿·梅丹·达利,出生在柔佛州,母亲是印度人,父亲是苏格兰人。她从小就一直想当医生,可家庭境况非常窘迫,因此无法上到大学,只能在一家护士学校学做助产士。在她18岁的时候,她在一次学生联谊会上结识了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卡迪卡素医生,两人一见如故。西碧儿19岁生日之后两人就结婚了。这时卡迪卡素医生已经是医院的主管。

  1925年,卡迪卡素医生被指派到北部彭亨州当医院院长。那个地方非常偏僻:房间地面铺着潮湿的黄土;夜里有野生的大象从门外的街道走过,还会把鼻子伸进水井里汲水喝;老虎的足迹也时常印在泥泞的街中心。在这个地方待了不到两个月,他们一家人来到了怡保自己开诊所。

  卡迪卡素在怡保的波士打路141号买了一家两层宽敞的店铺,上面是住家,下面做诊所和药房,卡迪卡素医生开始了私人行医。这个英国式的私人诊所很快就成了怡保城里知名的地方。彼时华人占马来亚总人口的四成多,城市里以华人居多。卡迪卡素夫人很快就学会了华语,会说流利的普通话、广东话,甚至福建话,华人成了他们家诊所的主要客源。

  1941年12月8日早晨,华人老朋友王先生来到波士打路诊所,他带来一个消息:战争爆发了,日本人开始轰炸新加坡,英国的战舰威尔斯亲王号被击沉了……卡迪卡素夫人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个事实,她知道今后的日子将会变得很艰难。她和丈夫卡迪卡素医生,准备好了被征召加入战时医疗援助服务队。

  圣诞前夕,怡保显得和往常一样平和宁静。卡迪卡素夫人坐车前往朱毛镇去诊察一位华人孕妇。离开市区没多远,她看到了几架飞机像老鹰一样在上空盘旋。这些飞机看起来不像当地人熟悉的英国空军水牛军机。当她给孕妇检查完毕之后,孕妇的丈夫神色慌张地从怡保开车回来,他说日本人正在空袭怡保,许多炸弹落入了城中。他还说看到波士打街诊所也被炸得起火了。卡迪卡素夫人顿时脸无血色,抓紧了椅子的背才站稳了身体。她决定要马上回怡保去,但那个孕妇的丈夫告诉她日本飞机还在空中,一路用机关炮扫射街道马路。卡迪卡素夫人执意要走,因为她的丈夫、三个孩子和她的母亲都在怡保生死未卜。

  卡迪卡素一家落户甲板镇

  卡迪卡素夫人回到怡保之后,看到街道一片混乱,很多房子都着火了,消防队正在喷水扑火。诊所的一个雇员告诉她卡迪卡素医生受伤了。卡迪卡素医生在日本飞机轰炸的时候在街上救治伤员,可他自己的腿也被弹片击中,失血很多,后来被救护车送往了医院。卡迪卡素夫人立即打电话到医院询问情况,得知卡迪卡素医生刚动过手术。现在他已无大碍,只是大量失血,人很虚弱。

  现在只有两位司机还跟着她。他们的家人都住在郊外,离市区有段安全的距离,而他们也愿意留下来帮忙。卡迪卡素夫人让一个司机载着她母亲和三个孩子前往郊外的避难所,另一辆车子到医院接卡迪卡素医生出院。日本轰炸机飞离之后,街道满目疮痍,人们惊慌失措,到处都可见到一家一家把行李用绳索包捆搬上汽车、拖拉车或脚踏车涌出市区。救护车还在来回奔波,把伤者送到医院,消防员在市区的多个地点救火。等卡迪卡素夫人安排好了一切,已经是傍晚了。

  次日天明时日本轰炸机又来了。卡迪卡素医生的伤口还在淌血,卡迪卡素夫人知道这需要进一步的诊察。乘着轰炸的间隙,卡迪卡素夫人把他送回医院。X光显示一大块弹片还遗留在伤口中。他马上被推入手术室,终于取出锯齿状的铁块。

  日军轰炸机不断在避难所上空盘旋,当敌机飞近时他们就隐蔽在竹篱下,总算没有炸弹掉落在附近。市区已经十室九空,看来每个人都潜藏在周围的郊野。日军经过几次猛烈的空袭,地面部队也步步推进过来。这个时候卡迪卡素夫人得知英国军事总部将撤离怡保南下。其中一位军官建议她家同行,但她感觉到此地比别处更用得着医疗服务,因此婉拒了。抑制着不让声音显露痛苦和悲伤,她送别英国军官并祝他们一路顺风。军队开走了,表明英国统治就要结束,他们何时还能回来?

  至此,卡迪卡素一家决定远离怡保到乡间去避难。由于诊所的病人几乎全已离去,他们留在市镇不再有所作为,而且卡迪卡素医生在疗伤期间也需要休息。他们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一家人加上几个助手开着三辆满载的汽车,加入潮涌的难民队伍,在南下的路上前行。每一天日军飞机都会从上空袭击路上各种交通工具,不分军民肆意轰炸和以机关枪扫射,许多家庭的逃亡就这样悲惨性地终结了。卡迪卡素一家的车队在行驶中特别留意天空,见飞机出现在上空就马上拐离大路躲到乡村的树林里。傍晚时分,他们身处一个名为甲板的小村子,藏身在路边橡胶园里躲避空袭。

  卡迪卡素一家在甲板绝处逢生。当天空恢复平静时,他们从躲藏处走出来,遇见一位印度裔朋友拉特南先生。拉特南先生曾在怡保做事,后来成为卡迪卡素夫人一家的好朋友。了解卡迪卡素夫人的困境后,他伸出援手,让出他屋子的一半空间给逃难的客人们居住,屋址是甲板大街74号。就这样,卡迪卡素一家成为甲板镇的居民。

  摘自《米罗山营地》

  陈河 著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13年3月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