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回顾王赓武报告书

07/08/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王赓武报告书是在急就章的匆忙怆促情况下完成,对南洋大学提出的表面化批评缺乏说服力。报告书着笔之处除了如何英化南洋大学之外,就是如何钳制南洋大学的未来发展,对解释为何要进行改革只是敷衍了事。代表政府的委员会带着傲慢心态来处理课程审查,也反映了华社在新加坡政治上的无能地位:弱势者不享有理解政策的权力。这种作业方式也可以看成是,报告书只顾传达政府指令,不肖对社会公众提出改革南洋大学的解释。

在这种不肖对弱势者提出解释的傲慢心态下,报告书是以严格的尺度批评南洋大学,却以散漫的态度来撰写报告书。这种心态和严以待已,宽以待人的华人传统背道而驰。报告书开宗明义指出:检讨南洋大学目前课程之编排及各科内容,以便向大学提供能适应当地社会需要之修正课程。按‘社会需要’的尺度下,报告书批评大学:沒有考虑到社会需要与毕业生就业机会,大学也不应该只招收华文中学毕业生。基于多元种族社会,南洋大学毕业生:如果不能精通三种语文,至少应精通二种与国家发展有关的语文。大学学制应该重新修订,以启发学生的优点。

一份专业课程审查报告书是会先系统化分析当前社会,经济与国家未来发展之间的关系,而大学在这一建国过程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之后,定义社会需要,并具体例出社会需要是些什么东东。然后,以这一客观的社会需要标准,去衡量南洋大学现有的课程。在比较之后必须解释什么地方是短处,为何是短处;什么地方是长处,为何是长处。在建议书里短的要补足,强的要发挥。王赓武报告书缺乏了这一段基本分析,可见是以单向主观的态度来建议如何改革大学课程。换言之,课程要如何满足社会需要并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而从整份报告书来看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按政治需要修正课程。实质上,王赓武报告书并非按社会需要,而是按政治需要去修正南洋大学的课程。

报告书在言语建议上有极大的偏差与错误。首先,报告书塑造的南洋大学是单语文大学形象,是一个严重的认知错误。英语文在南洋大学相当普及。实际上,华校体系里的教会中学早有双语并重的学习传统,在中学分文理班后,也有理班重英文,文班重华文的传统。在南洋大学的文,理,商三院中,理,商的教学中有极高的英语成份,而教科书也是以英文为主。文学院的现代语言文学系也教授英文。此外,英文也是一年级必须学习的语文课。因此,塑造华文沙文主义大学形象,看来是居心不良别有政治意图。新加坡政府在近年承认多语或双语学习是不实际的政策,因为大部分学生不具备必须的条件。回头看看,委员们要求南洋大学学生学习3种言语是缺乏了基本的教学知识。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无非是要为难南洋大学的学生,并设陷打击华校生报读南洋大学。

报告书批评课程多次改变学生无所适从,教学方式不理想,过度注重考试,没有统一评分制度等等。教学的技术性问题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教学以讲堂授课或小组讨论应该有其伸缩性,按科目或复杂性进行,没有必要诸多挑剔。文理商三院没有可能统一评分;一首诗作,一道数学演算,一个商业构想如何统一评分?报告书强调大学课程必须与时并进:课程不可一成不变必须时常更动。所以课程多次改变是即正常又合理的更动结果。那么报告书对课程多次改变学生无所适从的指责就是无的放矢。学生能适从外界环境改变是一个可贺可喜之事,不是一个缺点。当今的教学是强调站在箱子外思考。君不见一所新大学的招生广告就是用手走路?报告书建议设立校外考试委员会等等措施无非是加强考试制度,那么又何必批评大学过度注重考试。报告书的有关现行课程之意见基本上是为批评而批评,意图并非增强大学的教学能力。

报告书在大学体制上的最大影响,是改四年学分制为三年普通学位及一年荣誉学位制。这一建议是收录在第4章,共16节。本章的第1节是解释改制的原因,只有2点共43字:1、造就最合社会需求的毕业生的重要性。2、确立一个能启发学生优点和给予毕业生最有利的制度的必要性。报告书对改制这么样一个重要课题,只以区区的43个字来交代,为何如此?实际上,王赓武报告书的源头可以追溯至魏雅聆报告书的第五章,所以前者可以说是落实后者的构想与建议。在改制中比较令人迷惑的事,是为何要把4年制改为3年制,其用意何在?假如大学有学术水准问题,那么大学课程应够改为5年制,让学生多留1年来加强学习以提高学术程度。报告书的学习年限不增反减,也就是证实了南洋大学并没有学术水准的问题。要如何解释改制的真正意图?局外人无从知道个中乾坤,只能够推论。首先,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减少在校期限可以削弱大学生的团结精神,是针对南洋大学的校园读宿制度。华校生尤其强调团结就是力量。其二,从经济角度来看,3年制更符合经济原则,因为新加坡政府在成功夺取校权之后要全盘负责大学经费。另外,新加坡分流教育的经济观,就是避免把国家资源让费在教育一般庸才的身上。人民行动党政府善于精打细算,从来不做赔本生意。

报告书以没有社会需求停办化学工程系,无视新加坡是世界炼油中心的现实,也无知于新加坡在朝向工业生产经济发展。另外也以各别理由停办现代语言文学系,和教育学系。更以中文系不符社会需要,应改为汉学系。报告书对大学课程有减无增的一面倒情况,是非常鲜明的反映了以王赓武为首的的课程审查委员会,就是专程为钳制南洋大学的发展而设;其政治意图昭然若揭。华校教育体系的强势是在中华文学和数理科学。战前战后,许多的中国名学者与作家都曾在新加坡定居,也留下了一定的文化遗产。从中滋生的南洋文学与南洋艺术都有其本土文化特色,南洋大学是培养与繁殖本土文学的最佳土壤。文学院也培养了许多有成就的作家,绘画书法家,是新加坡文艺人才的摇篮。建议把中文系降格为汉学系是匪夷所思的作法,是从根本上挖掘了新加坡的本土文化根苗。委员会为何如此痛恨华人文化,非将之消灭而不快?南洋大学的数学系和理化系都是强系,有利工程系的创立与发展。委员会为何不发挥理学院的学术优势?难道这些不是国家的宝贵人力资源?这些问题都没有理性的学术解释,只能从反华人政治的角度去探索与理解。

王赓武报告书以信心十足与喜悦的心情看待报告书对南洋大学的贡献:实施新制后,没有地位大学的毕业生,就可媲美其他有地位大学的毕业生。其结果是否确实如此?王赓武报告书对南洋大学为害之大,可以从1980年李光耀写给陈共存校董的公函看出:南洋大学学位是一张贬值的文凭。这一段历史可以理解为:1965年南洋大学按王赓武报告书改革之后,南洋大学的水准就开始了贬值的命运,到了1980年的约15年之后,其文凭价码已经是跌至零价位。换言之,王赓武报告书带给了南洋大学贬值而必须最终关闭的厄运。南洋大学的凄惨下场和王赓武报告书的轻率乐观是南辕北辙。从历史来看,王赓武报告书的改革建议是否错到彻头彻尾,错到不能再错?

站在2007年的时限上回顾1965年的王赓武报告书,的确是令人感慨万千。当年有多少学生因为为了保卫南洋大学是华文最高学府而丢了学位?这批南洋大学的肆业生如今何在?他们之中有许多人期待南洋大学会获得平反,惟独可惜缘木求鱼和与虎谋皮都是不可及之事。但是历史是公正的,必然会对为民族文化作出牺牲者提出正面的评价。只有25年短暂生命的南洋大学,至今关闭了27年,也已经超过了其有生之年。云南园的故人是否会,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亡国后的南唐后主李煜就是这般心情。南洋大学曲终人散,前尘往事也都早已随风飘逝,但是南洋大学是中国境外唯一民办华人大学的历史地位是永恒的。回头看看,人民行动党从关闭南洋大学中得到了些什么?新加坡共和国又从关闭南洋大学中失去了些什么?盖棺才能论定,这是以后的历史学者所必要解答的问题。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