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瑞士避税天堂不再固若金汤

18/06/13

作者/来源:孙天仁 中国青年网 http://news.youth.cn

  6月12日瑞士议会上院投票通过一项允许瑞士银行业向美国当局移交客户信息的法案。为化解瑞士与美国政府就打击逃税问题产生的纠纷,瑞士将允许其银行向美国税务部门提交更多的银行客户保密信息(不包括客户姓名和相关具体信息);同时,银行也可以应美方请求提交受理美国客户的银行职员、税务和法律机构信息。

  外界习惯把瑞士这样的离岸金融中心称为“避税天堂”,瑞士人更愿意称之为“安全港”。不管怎么人说,靠安全、保密、信誉立命的瑞士银行业正承受来自美国、欧盟的巨大压力,要求松动银行保密制度,以配合打击逃税行为。瑞士这个曾拥有十分健全的保密制度的金融中心不再固若金汤。

  曾在瑞银集团担任风险管理部门副总裁、现经营一家风险管理与咨询公司的麦克·汉森(Michael HEINTZE)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欧美国家财政赤字大幅上升,为弥补赤字缺口提高税收,各国均对逃税、漏税行为出重拳。像瑞士、开曼群岛、巴哈马等海外避税港成为众矢之的。

  2009年瑞士最大的银行瑞银集团在美国威胁将其送上法庭的压力下,被迫交出了近300名涉嫌逃税的美国客户的资料。这件事情对瑞士整体金融业造成很大负面影响。百年银行保密信誉备受打压。

  在打击逃税问题上,瑞士人称美国是伪君子。汉森认为,美国指责别人帮助其公民逃税、避税,并依据其《海外账户纳税法案》向别国施压,是不公正的。因为美国在指责别国的同时,在美国特拉华州,众多空壳公司则大肆利用法律漏洞进行逃税和洗钱。

  虽有诸多不满,但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从2001年9月9日起,为配合美国调查恐怖主义分子的金融网络,瑞士就像美国提供了很多银行客户信息。从那时起,通过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以及设于美国的信用卡结算中心的服务器,美国政府就可获得国际金融交易的数据资料。

  瑞士人克里斯多夫2005年从美国完成博士后工作回到瑞士,随之放弃了美国的工作身份。但是自从2009年以来,克里斯多夫在瑞士的开户银行每半年会以挂号信形式寄来一份文件,要求他如实填写,承诺与美国已无任何经济瓜葛。否则,克里斯多夫将会被美国税务部门追责,并且瑞士银行将关闭他在当地的所有账号以配合美方调查。

  在瑞士联邦沃州政府就职的华人希福特·唐晴依女士也遇到同样的事情,像她这样从未在美国居留过的华裔瑞士人也难逃其扰。她认为,这说明瑞士金融监管部门以及瑞士的各大银行正积极配合打击外国人利用瑞士银行保密法来逃税。

  现在看来,瑞士最终很可能在美国《海外账户纳税法案》基础上与美国有关部门达成一个相互妥协的协定。

  另一方面,为了配合欧盟打击偷漏税的行动,2004年瑞士与欧盟一些国家签署了一项双边协议,如果相关欧洲国家的储户没有在其所在国报税,那么瑞士将代扣15%至35%的所得税。这样一来,瑞士每年向协议欧洲国家缴纳4亿至6亿美元的代扣税。

  瑞士联邦委员会2012年推出“白钱战略”,其中有一条是 增强瑞士金融机构的税务监督功能,要求纳税情况不明和有逃税嫌疑的客户提供纳税证明,与确有逃税行为的客户中止业务往来。旨在加强瑞士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提高瑞士银行的国际竞争力、防止滥用银行保密法。

  但是瑞士所做的那些数据交换、官方协助和双重税收协议等配合行动并不能让欧盟满意。

  欧盟27个成员国计划今年年底前废除银行保密制度,以加强打击逃税力度。为此,欧盟要求与非欧盟国家如瑞士、列支敦士登、安道尔、摩纳哥及圣马力诺结束有关通报税务信息的谈判。力求自2015年起,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以及瑞士,强制实行资产透明制度,落实“自动信息交换机制”。

  瑞士一向反对实施完全的银行信息自动交换,但是在与美国达成半自动信息交换协议后,意味着可能对欧盟作出妥协。瑞士咨询网5月28日报道说,银行保密法的要塞正在接二连三的“缴械投降”:卢森堡、奥地利,甚至还有遥远的新加坡。很可能,在2013年这一年,瑞士也会举起白旗。

  汉森说,金融业在瑞士经济中占有重要位置,但瑞士并不依赖金融业。根据瑞士银行业协会2010年的一份报告,包括银行、财富管理和保险公司,以及为银行业提供服务的公司等在内的金融行业贡献了瑞士11%的GDP。瑞士经济还强于机械制造、制药业、旅游业等。

  在全球金融产业面临调整的背景下,瑞士也在创新、转型。瑞士只要保持货币坚挺,拥有可信、透明的司法环境和稳定的政治环境,高水准的金融服务水平。瑞士金融业仍然具有优势。

---

分类题材: 财务_finance,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