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在台湾的军事训练基地迁到海南还为时尚早

03/10/05

作者:陈铁源日期:3-10-2005 来源:天下http://sais2005.bokee.com/3106400.html

今天下午正式结束了在新加坡的访问行程。新方的安排很周到,但是,惟一感到奇怪的就是新方每天给我们100元新币(约合500元人民币)的花法作出的规定:不许打国际电话、不许上网、不许喝酒、不许消费minibar里的物什。我觉得,不许喝酒倒是可以理解,其他的,规定的太多了。当然,我在新加坡就已经向东道主提出过这个意见,也许他们还有其他的考虑。

不管怎么样,我也得想办法花一次。虽然没有来得及去做一次SPA,但是,今天晚上(已经很晚了),我邀请我的在新加坡国防部的同学一起到新加坡最高的饭店里的最高的餐馆里吃饭用餐。

这位同学是我在美国时的同班同学,我们曾经在美国一起上过情报学课程、中国外交方面的课程。由于我们都是参加学校里的资深学生班的课程,因此,平时有很多活动都是一起参加的。这位同学曾经是新加坡军队的军人,现在是国防部的文职人员,没有军衔。当然,他跟我是这么说的,是不是真的另说了。不说真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在任何国家,军事向来都是很敏感的。在中国,更是敏感得不能再敏感了

去年夏天,我接到这个同学的电子邮件说,他即将到中国访问,当时,他是要作为新加坡国防部的官员会同新加坡外交部官员一起到中国来访问。

可是,就在跟我取得联系不久,当时,即将出任新加坡总理的李显龙访问台湾(这将另写一篇文章,分析李显龙为什么访问新加坡的内幕以及中国为什么如今坚决反对访问的内幕― 等着看吧。嘿嘿,好看着呢!)

可是,过了很久之后,我给这位同学去信,问他是否已经访问过中国。后来,他说,没有成行,因为李显龙访问台湾,中国和新加坡双边关系遇到了麻烦。

不过,这次我们同学再次聚会时,他的说法让我有些吃惊。他说,他已经在今年5月份访问过北京,并在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里,他居然没有与我们在北京的同学联系上。他给的办公室和手机都打过电话,但是,都没有联系上。

今年5月份到北京来,主要是参加清华大学的“新加坡高官培训项目”,来自新加坡外交部、国防部、贸工部等政府部门的年轻的、资深的官员在清华大学展开为期两周的培训,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法律、社会等各方面的情况。

检索因特网,有这么一条新闻“新加坡高级公务员到清研究国情”,时间是2003年4月。这则来自新加坡的消息说,清华大学日前与新加坡贸工部签订协议,为新加坡高级公务员开设《当代中国研究》培训课程,目的是为了帮助新加坡政府官员进一步了解中国国情,熟悉中国的政治改革和经济发展情况,并对中国的社会、文化、法律和教育等作全面了解。据悉,新加坡贸工部每期将派25明政府高级公务员到清华接受培训,每期大约持续两周。

这则消息所说的内容跟我的这位同学的说法是一致的,他应该参加的就是这个项目。

同学说,他们每天坐班车,从东四十条的港澳中心酒店出发前往清华,回来之后就是去逛街之类。他去过秀水街好几次。每天的生活都很紧张,几乎没有时间外出。所以,他在北京也没有去别的什么地方。这好像是他第二次到北京来,大约在七八年前来过一次,已经很久没有没来。

其实,好多次,我跟新加坡政府官员聊天,我都问同一个问题:新加坡有没有担心突然有一天一夜之间这个国家就没有?因为科威特曾经在一夜之间就被伊拉克给占领了。包括我这位同学在内,甚至比我这个同学级别更高的新加坡官员给我的回答都是,他们确实很担心,但是,在过去的40年里,新加坡的前20年非常担心这个问题,有朝一日,新加坡很可能会被马来西亚或印度尼西亚或中国或其他国家吞并。那么一个小国家,要占领起来其实非常容易。不过,在后来的20年里,新加坡仍然很担心,但是,新加坡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担心的。更主要的是,伊拉克与科威特冲突之后,新加坡人比以前更有了信心。

对于新加坡如何应对这样的挑战,综合我对跟这位同学和其他新加坡官员的说法,我总结起来,大致有这么几点,可能其中有些东西对中国还是很有启发的。

首先,重金加强国防建设。新加坡很关切这个问题,因此,新加坡GDP的5%到6%都用于国防方面,大批购买美国等国的先进武器系统,在台湾训练新加坡的军人等等。

其次,抱粗腿。跟世界最大的超级大国美国建立起密切的联系。新加坡人告诉我说,新加坡虽然不是美国的“盟国”,比如像日本、澳大利亚那样,但是,新加坡是美国特别好的“朋友”。有美国的支持,新加坡的国家安全感自然会大为增强,同时,由于不是美国的盟友,那么,新加坡在国际上招致的敌意要比英国、日本等国要小的,受到的安全威胁要小得多。

再次,八面玲珑。新加坡对周边国家是采取谁也不得罪的政策。跟谁都保持一定的关系。比如,新加坡的使用美国的先进武器,在台湾进行军事训练,分别跟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美国等国举行军事演习,跟中国也保持有限的军事接触等等。因此,新加坡眼前没有什么军事威胁。

最后,开放吸引“人质”。以我的有限了解,新加坡的国际化程度也许是世界上最高的,新加坡这个小地方在世界上拥有非常活力的竞争力,特别是在经济方面。

新加坡号称是“世界企业之都”。目前,在新加坡的跨国公司多达7000家。在一次饭桌上,新加坡一位级别非常高的官员在回答我的问题时说,新加坡有7000家跨国公司,几乎每个国家在新加坡都有利益。因此,对新加坡的攻击实际上就是对这7000家跨国公司所属的国家的攻击,这样的打击面实在太大。听到这里,我发现,新加坡人确实很精明啊。

再说一句题外话,较早前,曾经有消息说,新加坡在台湾的军事训练基地可能很快就会迁到中国的海南岛。但是,通过这次在新加坡的采访发现,这个说法并不准确。我得出的信息是:

第一,中国和新加坡的军事交往还非常有限,甚至可以说刚刚开始不久。中国和新加坡军事交往的内容很有限,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美国的影响。鉴于新加坡和美国的特殊的朋友关系,新加坡在与中国交往时一直很顾忌美国的反应

第二,有关新加坡在台湾的训练基地迁往中国的说法其实早就不是什么新闻。当年,李光耀在台上的时候,中国方面就已经向新加坡提出过,但是,新加坡一直没有这么做。因为新加坡和台湾在历史上确实有过很长久的一段国家关系,而且,新加坡在独立初期,台湾是帮了很大的忙的。中国与新加坡建交也不过十多年的事情,因,要新加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放下台湾,新加坡人觉得很为难。

第三,中国出现这种乐观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但也不一定符合事实,甚至有一厢情愿的方法。我认为,新加坡的军事训练基地在台湾的存在,至少是中国和新加坡建交时中方所能容忍的事情。

---

分类题材: 国防_defence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