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到此一游之政治涂鸦

01/06/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游客的到此一游涂鸦,被视为破坏公物,而备受千夫所指。为此,新加坡的鞭刑惩罚涂鸦受到肯定,普遍认为是一个政府行政管理效率的好表现。

新加坡的破坏公共财物法令,以严刑重罚,来防止市民在公共场所进行涂鸦,从表面来看,这是一条治理不当社会行为的规范性法则,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的单纯。

如果说,涂鸦是一种不当的破坏性反社会行为,那么,李光耀进行修正破坏公共财物法令的行为,本质上,就是一种政治涂鸦,之所以有如此的观点,是因为修正行为本身,正是对原有之破坏公共财物法令,进行了不当的破坏。

更明确的说法是:对破坏公共财物法令进行的修正,从根本上,摧毁了一个社会应有的民主精神,这是一种剥夺基本人权的反社会行为。明显的,与民主精神背道而行的法律修正,就是一种严重破坏原有社会体制的政治涂鸦。

李光耀修正破坏公共财物法令的真正目的,根据《以独裁法统治》(Jothie Rajah, 2013)一书的论证,是为了要打击反对党的政治活动。

1966年,已经垄断了所有政治空间的李光耀,为了彻底杜绝反对党剩余的唯一选择:在公共场所涂写政治口号,因而修正了破坏公共财物法令。

原本的罚款50元,以及/或者,1星期监禁的犯罪刑罚,被改为罚款2000元,最高监禁刑期3年,新法令加人不可担保在外候审条款,以便立即进行囚禁,并且施行强制性鞭刑3至8鞭。从此之后,涂鸦一律要施予鞭刑。

在新加坡制度变迁历史中,这一种通过政治涂鸦,来改变游戏规则的伎俩,由1959年李光耀上台后开始,以至今时今日,是司空见惯。也就是说,李光耀的政治意识,做为到此一游的一个鲜明政治印记,充斥新加坡历史,在制度体系中,正是无所不在,处处都在;实在不足为奇。

为此,不妨从横贯数十年的政策变更中,挑一些例子,看看破坏原有体制的到此一游印记是一种什么光景?

1959年,政府设立了政治学习中心为官僚开办政治教育与培训课程,动员公务员支持李光耀政权。这一个涂鸦破坏了原本的公务员不持有政治立场的旧传统,其结果是,一个偏袒执政党的官僚体系,动摇与质疑了能够秉公处理政府行政的政治体系。历史上,李光耀就是利用政府行政赢得了1961年的党争胜利。

1960年,政府以内部安全法令重新包装,原本用来打击共产党的1948年紧急法令,把反对执政党的合法政党竞争,颠覆为危害社会安全的反国家罪行,在不经过法庭的审讯情况下,无限长期的囚禁扣留者;这一个涂鸦使得内部安全法令,方便的成为执政者用来对付反对者的有效政治工具。

1960年6月王永元在和李光耀竞争党领导权失败后,其管辖部门的发展经费被财政部扣押,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其结果是在失职的罪名下被革职,最后被开除党籍;这一个政治伎俩的升级版就是今天的民选总统制。这一个涂鸦是要让非人民行动党的总理,也要面对无米之炊的绝境考验。

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政府的首要修宪是,删除政府征用民地必须支付合理赔偿的原有条文,换言之,允许政府以不合理的价格,强制性征用人民的私有土地。这种政府可以合法夺取个人财富的权力与震慑力,清算与威胁了拥有房地产的社会大众。这一涂鸦造就了一个规规矩矩的,既无反抗意愿,也无反抗能力的软弱社会。

1967年政府取消有百年历史的陪审员制度,官方说辞是因为陪审员不具备法律知识,而司法应该是由有相关知识的人员执行。坊间观点却认为,李光耀对无可预知的司法审讯结果有焦虑感,换言之,李光耀更倾向于一个不会有出乎意料之审讯结果的司法体制。这一涂鸦让社会丢失了原有陪审员制度提供的保障:确保被告人有一个公正的审讯,和人民对司法过程进行必要的监督。

1974年政府颁布新的新闻出版法令取代原有的相关法令,按官方说辞,新法令赋予媒体一个有责任的社会角色,让报馆对新闻内容承担责任。事实上,法令修正使得执政党实际左右了社会舆论的内容和方向,以及,控制了人们对国事认知的深度和广度。这一涂鸦让官方媒体,垄断了塑造社会认知与共识的机制与空间。

总的来看,从这几个随意挑选的例子可以知道,政治涂鸦在新加坡政治历史上,确实是一个相当普遍的事情。明显的,政府破坏旧制度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巩固执政党的执政权益,往往和改善民生没有什么实际的关系。撇开了堂皇的官方说辞,实质上,制度变更都是为了当权者自私自利的好处。

从这一些有凭有据的历史来看,政府5月28日颁布的新闻网站须申请执照新条例,应该可以说是居心不良,别有用心。

如果政府真的是要关心社会大众的公共利益,那么,政策的新方向应该是一个更开放的文明社会,而不是加剧限制,进一步剥夺社会的言论自由。

封杀新媒体是和新世纪的时代精神背道而行的社会发展方向,是人类文明的倒退。事实是,越背离民主就是更接近独裁,因此,政治涂鸦的反民主行为,一定要受到社会大众的更严厉谴责。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