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均安自梳女半世伶仃归根落籍

26/05/13

作者/来源:卢凯阳(27-12-2012) 羊城晚报
http://book.sina.com.cn

  目前顺德全区共有自梳女76名,其中40多名定居均安,年纪最大的已过百岁,最小的也已年迈,很多都曾在南洋打工  

  12月8日下午4时许,均安冰玉堂内,姑太黄丽娥是最后离开的人。她走到自梳女的牌位前,烧了一炷香,依次将门关紧,这才缓步回家。黄丽娥告诉记者,自从回国后,给姐妹们早晚烧两炷香几乎成了自梳女们每天雷打不动的任务。

  自梳女是珠江三角洲地区独有的特殊群体,她们不满被指定的婚姻,也为养家糊口,自己把辫子挽成发髻,通过一定的仪式梳起,表示永不嫁人,独身终老。顺德自梳女的形成始于清末,盛于民初,曾经一度风行。目前,最后一代自梳女已为数不多,且均已届垂暮之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批最后的自梳女也将逐渐成为历史。去年初,均安自梳女恢复国籍,也了却了她们叶落归根的心愿。

记者探访之时,年过八十的黄丽娥、黄齐欢等姑太豁达地为我们讲述了当年往事。

  晚景:冰玉堂里围坐打天九

  12月的一个午后,顺德均安沙头社区,久违的阳光暖暖地照进冰玉堂。在这处僻静的庭院内,传出了推牌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偶尔几声交流伴有浓重的均安口音。黄齐欢、黄丽娥、黄裙弟、李淑贞正围坐在一隅,在牌桌上打天九。

  “输晒都系两蚊鸡,打天九都系为打发时间。”87岁的黄丽娥住的地方与冰玉堂仅隔一条街,即使前段时间降温下雨,她也都准时过来看看,“每天都要向姐妹们早晚上两炷香,其余时间就聊天打天九”。

  坐另一边的黄齐欢今年94岁,戴一副银边眼镜,梳一扁平发髻,谈吐温文尔雅,“平时有游客过来会热闹一些。”

  在均安,无人不知冰玉堂,而提到冰玉堂,则绕不开自梳女。

  冰玉堂由自梳女捐资兴建,于1950年落成启用,起初作自梳女回乡养老安度晚年之所,后因自梳女都回到家人身边,冰玉堂变成了自梳女的会馆,供奉着逝去自梳女的牌位,每年七夕、八月十五和春节等特别的日子,她们聚集在这里举行活动,拜祭姐妹,展览自己的手工艺品,供人欣赏。由于年岁大,祭祀活动已逐渐停下来了。

  据统计,目前顺德全区共有自梳女76名,其中40多名定居均安,年纪最大的超过百岁,最小的也已年至耄耋,当地人亲切地称呼她们“姑太”。黄齐欢和黄丽娥是其中两名“姑太”。同样是为了生计,黄齐欢和黄丽娥自小就离家去到新加坡,帮人打工做妈姐。

  辛酸:当年为人身自由而自梳

  史料记载,顺德蚕丝业发达,许多女工收入可观,经济独立。女孩子们看到一些姐妹出嫁后,在婆家受气,地位低微,因此不甘受此束缚,情愿终身不嫁,于是产生了自梳女。珠江三角洲其他地区的自梳女情况与顺德相仿。

  “当年的婚姻都是盲婚哑嫁,作为家中的女儿,你不知道父母会在什么时候把你嫁掉。出嫁当天,几个姐妹把你抓去上头,抓上花轿,到那一刻,你才知道原来自己要嫁了。”据姑太们回忆,当年被逼嫁人的,出嫁时一边哭一边唱歌,歌曲以大骂来发泄内心的不满。

  至上个世纪30年代,珠江三角洲地区蚕丝业衰落,这一带的年轻女性听说到南洋打工收入丰厚,遂结伴前往。许多女性在南洋打工多年,没有谈婚论嫁,五六十岁时,买来供品拜祭天地,也就成为了自梳女。而她们就成为了中国最后一批自梳女。

  “年轻时还有不少人追求过我呢。”谈起青春岁月中的点滴往事,黄齐欢不自觉地流露出自豪的神情。据她自己讲述,追求者中有一位当家庭教师的先生,对她尤其钟情,但因她一心顾着父母兄弟,更期盼能早日打完工回家,一直没有答应。在青春的流逝中,她也渐渐断了结婚的念头。35岁时,自觉人近中年的黄齐欢,息心断念,一心自梳。

  也有一些自梳女后来嫁了人。姑太黄丽娥后来就结了婚,她11岁梳起跟着姐妹去新加坡做女佣,24岁在新加坡结了婚。她说:“社会慢慢开放了,没那么多偏见,梳不梳起、结不结婚都是自己的事。”丈夫死后,1988年黄丽娥搬回村里居住。

  骄傲:顺德妈姐曾闻名南洋

  “14岁的时候我就坐船去新加坡了。”黄齐欢告诉记者,当时村里人都是以养鱼种菜为生,单靠这些大多数家庭连饭都吃不上,为了帮补家计,黄齐欢在本地水客的引带下来到新加坡帮人打工当“妈姐”。

  刚开始语言不通,黄齐欢就到了一户来自福建的家庭里看护孩子。一直到现在,黄齐欢依然记得,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块新币,一碗馄饨面的价格为3分钱,一件普通上衣的价格为7毛钱。

  28岁时,为了帮哥哥张罗建房子结婚,黄齐欢第一次回到顺德老家,当时,除了把自己多年存下来的1000元带回家外,她还特意向同为自梳女的姐妹们借了2000元。

  回新加坡后,黄齐欢花了近10年才还清了姐妹们的钱。说起这件事时,黄齐欢依然充满了骄傲。直到她50岁的时候,仍然会每个月寄60块人民币回家,一直持续了4年,才开始自己存点钱。

  因为大多自梳女心灵手巧、吃苦耐劳,又烧得一手色香味俱全的好菜,顺德女孩很受当地人欢迎,雇佣顺德“妈姐”成为了显贵人家的一种风尚。这其中,最“辉煌”的莫过于均安仓门的欧阳焕燕,她曾先后在着名华侨陈嘉庚和后来出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家里打工。

  幸事:终于等到恢复中国国籍

  “宜家比以前好好多,唔使成日出境办签证。”因长期在南洋居住,自梳女们返乡时多数持境外护照,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出境补签。去年1月21日,经公安部批准,黄丽娥和黄齐欢与其他12名自梳女恢复了中国国籍,再不用担心往来的奔波。

  “恢复国籍后一年了,有没有什么不同啊?”记者趁着她们洗牌的空隙问。

  “有啊,多咗好多钱,有社保、医保,仲有老人金。”黄丽娥粗略向记者算了一下,大概每月能拿到六七百元的政府补助。黄齐欢则补了一句:“发了一张身份证,放在家里收着呢。”

  这一张身份证,让与黄齐欢、黄丽娥有着同样经历的自梳女们等了近20年。

  “以前我拿的是新加坡护照,最多只有半年的居留期,申请延长也只能逗留一年半,然后就要坐飞机出境签证,再回来。”黄丽娥说,渐渐地年纪大了,就开始吃不消了。而由于没有恢复国籍,区里村里规定的很多待遇她们都无法享受。

  沙头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恢复国籍后,村里给她们买了新农保,每个月有100元医保,60岁以上的还有长者津贴150元,对于困难归侨,还可申请每个月500元的补助。而且,有了身份证之后,她们在身后办理遗产转赠上也有了依据。

  记者了解到,黄丽娥右眼患有白内障,认不清人;黄齐欢腿脚不利索,走远路就要推着一辆轮椅。她们说,有了医保后,看病花费就少了很多。曾经作为归国自梳女居住聚会的会馆

  均安冰玉堂升级为“展览馆”

  羊城晚报讯记者卢凯阳报道:12月25日,佛山顺德区均安冰玉堂自梳女展览馆正式挂牌,升级为展览馆后的冰玉堂增加了一百多件与自梳女相关的实物文物。均安镇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让参观者通过实物更好地理解自梳女文化。

  均安冰玉堂筹建于1948年,由工作在新加坡的400多名自梳女联合留在均安沙头的100多名自梳女,筹资8万元港币兴建,作为归国自梳女居住聚会的会馆。半个多世纪来,自梳女每日聚集于此,在闲谈中度过其平淡的晚年,最多时达到30多人。

  升级为展览馆后,均安镇政府利用冰玉堂一层门口、左右两层偏厅、二层的6间阁楼三个空间进行布展,利用墙上悬挂展板,介绍了自梳女方方面面情况,包括其产生的社会背景,自梳女风俗、故事、影响,以及自梳女文化研究等。此外,沙头居委会还在此前发布征集公告,收集了过百件文物器具,包括顺德蚕桑经济时代的养蚕缫丝工具以及自梳女用过的拜神用品、礼饼盒、藤箱等。沙头村党支部书记黄富文介绍,这些古董都来自于沙头村民家中,反映那个时代的风貌,甚至有一些衣物,是自梳女穿过的。

  87岁的自梳女黄丽娥告诉记者,展出的衣服都是她们以前在南洋打工做妈姐时穿的,而那些手工折纸则是前几年七夕乞巧节时,自梳女们折出来的。“现在眼睛花了,已经没办法折了,年轻人也不喜欢费时费力做这些手工了。”黄丽娥12岁时随母亲去到新加坡,70多岁才回来,几乎每天都要来冰玉堂坐坐。

  记者了解到,这是近年来顺德区和均安镇对冰玉堂第二次大的维护,这次政府出资30多万元。均安镇党委委员伍时骏称,展览馆并未改变冰玉堂此前功用,只是以此形式引起参观者共鸣和想象,以前,冰玉堂空空荡荡的,现在加了展板和实物,会有利于更好理解自梳女文化。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