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马淡水供应的纠纷

20/07/03

作者:寒山 日期:2003-7-20 来源:泉州晚报 http://www.h2o-china.com/news/15794.html

2003年是联合国确定的“国际淡水年”。美国《波士顿环球报》今年1月6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下一场世界大战将是对水的争夺》的文章,阐述了淡水资源在当今国际关系上的重要性。

淡水的问题日益政治化。在国际河流流经地区及中东等水资源缺乏地区,河流改道、水资源分配等问题已经在国家间产生争执。而在东南亚两个邻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由于淡水供应引发的纠纷近年来也愈演愈烈。

作为供水纠纷的一个新“高潮”,7月13日,马来西亚一个经济事务顾问机构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刊登整版广告,披露马来西亚向新加坡供水问题的“真相”,其矛头直指新加坡政府。

水价76年不变卖方渐渐不满

在人们心目中,新加坡地处热带,绿树成荫,雨水充足。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新加坡是世界上 “名列前茅” 的缺水国家,淡水危机时时刻刻威胁着这个东南亚城市国家的生存。

新加坡是一个面积仅600多平方公里的岛国,四面被大海包围,岛上没有河流或湖泊,淡水水源十分匮乏。另一方面,新加坡人口自从1965年独立以来增加了两倍,达到320万。人口的增长直接导致淡水需求量的激增。新加坡2001年的日均淡水消耗量为11亿升,是1965年独立时的9倍。因此,长期以来,淡水在新加坡被确定为“战略资源”,可见新加坡政府对水资源的重视程度。

据统计,新加坡的年人均国内可再生水资源仅172立方米,而邻国马来西亚的这一数字为2.1万多立方米。因此,新加坡不得不向马来西亚寻求援助。早在1961年和1962年,新马就先后签署了两份供水协议。协议规定:2011年前,新加坡每天从马来西亚南部的柔佛州进口3.25亿升淡水,价格为每1000加仑(4540升)未经处理的“生水”支付0.03林吉特(约合0.01美元);2011年至2061年,新加坡每天从柔佛州进口的淡水增加到9.46亿升;2061年后,双方将根据新加坡的实际用水量另行商谈具体的供水量。

需指出的是,当初商定的这一供水价格是以1927年的水价为基础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济的发展,马来西亚方面对于这个价格越来越感到不满。一些马来西亚媒体指出,马来西亚之所以以如此低廉的价格卖水给新加坡是有其历史因素的。第一个原因,是18至19世纪期间新加坡曾经是“柔佛-寥内-林加”王朝的属地,与马来西亚在历史上关系就十分密切。另一个原因是,在签定协议的1961年和1962年,当时的新加坡领导人、现任内阁资政的李光耀正准备让新加坡自治邦与当时的马来西联合邦以及沙捞越、沙巴合并成一个国家 — 马来西亚,基于同是一家人的原则,有关水价的协议于是 “对新加坡有利”。

2002年8月,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亲自出面,敦促新加坡重新调整购水价格。他当时说,马来西亚当年只是出于“人情”才为邻国新加坡供水,但是购水价格从1927年以来就一直保持不变的情况很不公平。

马哈蒂尔说:“价格应该公平合理。价格75年来保持不变很没道理。我们不想卖水给他们,我们向他们售水其实是在赔钱。”

马方的态度激起了新加坡的不满。新加坡政府在2002年致马来西亚的一个外交照会中指出:“新加坡政府特别要提醒马来西亚政府的是,1961和1962年供水协议确定的水价,是一个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条文,并且在1965年8月7日的新马分家协定中获得两国政府的保证。”

双边谈判未果争吵步步升级

为了解决供水问题,新马两国高层官员分别于2002年7月、9月和10月举行了多轮谈判,但始终未能得出一个令双方满意的方案。同年12月,马来西亚政府致函新加坡政府,宣布取消原定2003年初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的新一轮供水谈判。

2003年1月,新加坡外交部长顺穆加姆?贾古玛在国会就新马关系发表讲话时,出人意料地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对新马供水谈判“真相”进行了披露。他强调说,“供水问题对新加坡来说至关重要,因为这是关系到新加坡是否能继续生存的严重问题”,马来西亚要新加坡付出更高的水价,但水价不能仅根据马来西亚的意愿和指令来调高。他说:“1961年和1962年的供水协定是新马分家协定的一部分,并曾在联合国登记。这是新加坡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生存基础。不论是新加坡还是马来西亚,都不能单方面改变它们。这正是新马纷争的根源。”

贾古玛还公开了相关的新马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信件和外交函件。他表示,原本不希望这么做,但 “马来西亚已经就供水问题发出太多的错误信息,以致我们必须提出具体的证据来进行反驳”。

两个月后,新加坡新闻、通讯及艺术部出版了一本名为《供水谈判真相》的书,收录了贾古玛1月在国会讲话的内容,以及他所公开的新马两国领导人的来往书信和相关文件。

随着这本书的面世,原本因为供水问题而趋于紧张的新马双边关系更是雪上加霜。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斥责新加坡的做法不恰当之余,更表示不会再为供水问题与新加坡进行谈判。

马外交部长赛义德 哈米德阿尔巴更是指责该书捏造事实,并表示马方也将出版有关供水谈判的小册子揭露真相,驳斥新方的说法。他说:“我只想问一个问题…(新加坡政府会通过出版这本书)得到什么好处?他们究竟是要误导马来西亚民众,还是要为他们对本国民众所作出的不合理行动辩解,因为他们的民众须支付更高的水价…”

赛义德 哈米德 阿尔巴说,新加坡较早前公开新马两国有关供水谈判的机密信件,接着又出版《供水谈判真相》一书,这是一种“卑鄙”的行为,“我希望新加坡能够明白,编造各种各样的故事对它无益。我认为在这个事件上,他们的确是捏造事实的高手。”

赛义德 哈米德 阿尔巴透露,马来西亚也将出版有关供水谈判的小册子,驳斥新加坡的一切“误导性和不确实言论”。

7月13日,马来西亚政府经济事务顾问机构“国家经济行动委员会”在马各大报纸上同时刊登整版广告,针锋相对地与新加坡较上了劲。

广告上印着黑底白字的大标题:“供水:马新的争议/事实真相”。标题下写着:“新加坡公然向全世界破坏马来西亚的名誉。现在该是公开真相的时候了”。广告强调,多年来的供水交易,“马来西亚一无所得。新加坡一本万利”。

两国僵持不下新加坡另谋出路

随着争吵日益激烈,新马政府均把供水问题上升到了国家主权与利益的高度,互不相让。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一直以来 “仰人鼻息” 的新加坡开始另谋出路,计划通过开源和节流两大途径来逐步减少对马来西亚淡水的依赖。

目前,新加坡已经和印度尼西亚签署了供水协议。协议规定,新加坡将和印尼共同开发印尼廖内省的淡水资源,印尼则将部分淡水通过海底管道提供给新加坡。但由于这项工程技术要求高、耗资巨大,至今仍然处于研究设计阶段。

与远在印尼的淡水相比,近在咫尺的海水对新加坡这个岛国来说无疑是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因此通过淡化技术提取饮用水自然就成为新加坡解决供水问题的另一条重要出路。现在,新加坡政府“向海水要淡水”的计划正处于第一阶段,正在建造大型海水淡化厂,力争在2005年之前实现每天从海水中获取1.1亿升淡水的初步目标。

新加坡政府的最终目标是完全实现淡水的自给自足。根据现在制定的计划,未来新加坡的淡水供应中50%将来自收集雨水,25%来自废水循环利用,另外25%则由海水中提取。

新加坡政府还宣布,将在2004年把来自洗手盆、浴缸和抽水马桶的经过处理的再生水掺入蓄水池,做为饮用水提供给居民。从明年2月起,每天将有200万加仑(不到新加坡目前每日供水量的1%)再生水掺入蓄水池,此后将逐渐增加再生水量,以保证2011年时再生水占新加坡供水量的25%。

与此同时,应当看到,新马解决供水纠纷依然存在希望。作为经济关系十分密切的邻国,马来西亚并不希望完全与新加坡翻脸。目前,约有10万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工作,这是一笔很大的外汇来源。新加坡是对马来西亚投资最多的5个国家之一,同时也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外国游客来源。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